欢迎访问一起赢论文辅导网
本站动态
联系我们

手机:15327302358
邮箱:peter.lyz@163.com

Q Q:
910330594  
微信paperwinner
工作时间:9:00-24:00

MBA论文
当前位置:首页 > MBA论文
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_省略_山区_武陵山区国家级贫困区县为例_王胜
来源:一起赢论文网     日期:2021-09-10     浏览数:47     【 字体:

 《管理世界》(月刊)2021年第2 期摘要:本文对重庆秦巴山区、武陵山区国家级贫困区县电商扶贫的做法进行了全面总结,并结合典型案例分析,归纳总结出贫困山区产品培育型、主体改造型、服务改善型、利益联结型四类电商扶贫模式。在此基础上,分析了后2020时代开展电商扶贫面临的机遇及挑战,提出了推进电商扶贫产业基础高级化、农产品生产链供应链管理数字化、扶贫利益联结稳固化、网络交易市场规范化等深化电商扶贫工作的基本路径及对策建议。关键词:电商扶贫 集中连片山区 启示 对策一、引言电子商务作为一种新型商业形态,几乎与互联网同生共进。继以淘京苏为代表的网络零售在中国获得前所未有巨大成功之后,中国政府和大型电子商务平台企业都把目光放在了中国广袤的农村。2014年,商务部启动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项目,遴选了首批56个县级单位进行试点。紧随其后,2014年底,国务院扶贫办将电商扶贫纳入“精准扶贫十大工程”。6 年多来,各级政府主导推动下的电商进农村、电商扶贫工程,在诸多电商平台企业、物流快递企业、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村种养大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线上店铺以及农村千家万户的参与和支持下,取得了一系列明显成效,成为助力脱贫攻坚的亮点之一。据国家邮政局、国家工信部、国家交通部等相关部门公布数据显示①,截至20206 月,全国832 个国家级贫困县实现了农村电商全覆盖,县内区域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已实现100 % 通硬化路、县级电商服务中心建设全部建立、三级电商管理和物流配送网络建设全覆盖。贫困村通光纤比例从2017年的不足70% 提升到2020年的98% ,其中96. 6 % 的乡镇设立了快递服务网点。全国贫困县网络零售额从2017年的1207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2392亿元,年均增速高达41% ,带动贫困地区500 万农民实现就业增收②。与此同时,关于电商扶贫的负面评价也不少。批评的意见主要集中在电商服务缺失、山区物流两个“一公里”难以解决和扶贫利益联结不稳定等方面(昝梦莹等,2020;胡亚兰、鲍金红,2018;梁俊山、方严英,2019)。 而在批评意见中,以政府为主导的区域品牌建设、电商服务站点服务资源、农村产品营销等公共服务供给资源缺失(杨旭、李竣,2017),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打造过程中下沉程度不足(王志国,2017),以及消费扶贫、统购代销等扶贫利益联结方式(杨书焱,2019)等问题成为困扰农村电商扶贫工作推进的痛点。站在开启新征程的关键时点,农村电商、电商扶贫怎么看、干不干、怎么干,成为摆在我* 本文得到亚洲开发银行技术援助项目“Strengthening the Role of E-Commerce in Poverty Reduction in Southwestern Mountainous Areas in Chongqing”(51022 - 001)、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的经济体系研究”(18JY009)、重庆市制度创新与技术预见项目“重庆网络扶贫长效机制研究”(cstc 2020jsyj-zzysbAX 0028)的资助。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以重庆秦巴山区、武陵山区国家级贫困区县为例□王 胜 屈 阳 王 琳 余 娜 何佳晓- - 95DOI:10.19744/j.cnki.11-1235/f.2021.0022们面前必须要全面、客观、清晰回答的重要命题。考虑到电子商务“三新”特点,传统面上统计体系和手段无能为力,本文采取案例研究法,选取重庆位于秦巴山区、武陵山区的国家级贫困区县作为实地调查研究对象,依托研究团队建立起的调研基地,对市、县、乡、村不同层面推进电商扶贫的普遍做法、主要成效、典型模式、经验启示进行了总结与讨论。在此基础上,针对后2020时代农村电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就新形势下深化电商扶贫的重大命题进行讨论,并提出相应政策建议。二、案例概况重庆市地处中国西南部、长江上游地区,面积8 . 24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124万人。重庆虽为直辖市,但与京津沪等直辖市不同,具有中等省架构,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农村范围占全市的比重高达95% ,山地丘陵比重高达91% 。受自然条件制约,重庆城乡二元结构突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一度高达4 . 0312006年),农村贫困发生率最高时达到15. 1 %2010年)③。因此,直辖时中央交办给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四件大事”中,扶贫攻坚位列第三。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扶贫全面实施精准扶贫战略。2014年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户统计结果显示,截至当年底,重庆贫困人口165 . 9 万人,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位居中列,贫困发生率为7 . 1 % ,与全国农村贫困发生率基本持平,脱贫攻坚的任务不轻。有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14个,深度贫困乡镇18个,贫困村1919个,主要分布在地处武陵山脉的渝东南地区、大巴山脉的渝东北地区以及三峡库区腹心地区,脱贫攻坚的难度不小(见表1)。 其中,属于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有黔江区、武隆区、丰都县和彭水、酉阳、秀山、石柱4 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属于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有云阳、奉节、巫山、巫溪、城口5 个县。这些贫困区县,境内山大坡陡,沟壑纵横,生态脆弱,贫困发生率、贫困程度以及返贫率都很高,是全市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从表1 可以看出,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彭水县,比全国同期农村贫困发生率高出12. 6 个百分点。在精准扶贫战略指引下,重庆市委市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重中之重,采取市领导包干、挂牌督战、科技特派员产业帮扶等一系列措施,经过全市上下齐心协力奋战,提前一年成功将所有国定贫困县脱贫摘帽,全市贫困发生率降至0 . 12% ,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4年的9490元提高到2019年的15133 元,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94. 46% ,有望在2020年实现首次超越全国平均线。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值得关注的是,贫困区县普遍开展了电商扶贫工作,不少区县党政一把手亲自挂帅推进相关工作,涌现出了如秀山、奉节等一批电商扶贫“明星”区县,不仅得到了国务院扶贫办、商务部的充分肯定,而且多次受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等行业组织的表彰、奖励。可以说,电商扶贫的重庆探索备受关注。本研究团队从2015年开始对重庆农村电商展开了全方位的持续跟踪研究,并于2019~ 2020年对渝东北、渝东南地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30多个村镇及近百个乡(镇)、村级电商服务站点、电商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开展了实地调查,通过座谈会、问卷调查、个人访谈等多种形式,与农村电商从业人员、乡镇村社基层干部、企业负责人、贫困户和非贫困户进行了深入交流,并采取了多源印证、修证、补证的方式,确保了相关政策梳理和源于一线访谈的案例素材和数据真实、可信。三、重庆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实践探索(一)强化组织保障,做好顶层设计1 . 加强组织领导,形成工作联动机制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电商进农村和电商扶贫工作,2015年市政府专门成立了由分管副市长任组长的领导小组,明确了电商表1 2014年重庆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贫困情况区域渝东北渝东南区县万州开州云阳奉节巫山巫溪城口丰都黔江彭水酉阳武隆秀山石柱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元)95629097808475136935639264918679787874696479848974318586贫困村1401351621351201509095651151307585贫困人口(万人)10.611.9213.512.49.068.63.767.194.069,9115.35.547.055.39贫困发生率11%10.37%14.5%13.5%13.7%18%14,3%12.1%8.1%19.8%17.4%14.8%14.53%12.7%数据来源:重庆市扶贫统计资料。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农业·农村·农民- - 96《管理世界》(月刊)2021年第2 期进农村由商务部门抓总、电商扶贫由扶贫部门牵头、电商产业与基地建设由农业农村部门牵头,并明确细化了各自工作职责和具体任务,从而形成了权责清晰、分工协作的电商扶贫工作体系。各有关区县均成立相应组织领导机构,全部由党委或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组长,建立了定期会商的工作联动机制,定期听取相关成员单位工作报告,督促相关任务落地走实。2 . 强化顶层设计,鼓励区县主动探索树立全局思维,注重整体谋划,有序推进农村电商发展和电商扶贫工作。先后印发《重庆市电子商务进乡村工作方案》(渝商委发〔20155 号)、《 关于全面推动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渝府办发〔2016137号)、《 重庆市深化实施电子商务扶贫行动方案》(渝府办〔201733号),以视频会、现场会、观摩会等形式每年召开全市性会议进行农村电商发展和电商扶贫工作部署。积极向商务部、财政部争取,分两批将全市17个区县纳入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创建,共获得商务部专项资金3 . 4 亿元。同时又从市级商务发展专项资金中切块1 . 59亿元,全面推进全市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和电商扶贫工作。在全国率先提出电商扶贫“七个全覆盖”,率先推动实施“六大扶贫行动”,建立了农村电子商务工作激励约束机制,实行定期督导与按月通报制度,电商扶贫的目标体系、政策体系、工作体系不断完善。鼓励支持各区县根据各自实际情况,探索不同资源禀赋和发展阶段下农村电商扶贫的具体方式,充分尊重基层首创精神和有益经验。例如,云阳县自2017年开始每年举办农村电子商务精准扶贫峰会,通过电商扶贫成果展播、圆桌对话等形式,打造出一个全国各地电商扶贫一线工作者、企业代表、专家学者交流探讨、出谋划策的重要平台。3 . 注重执行反馈,优化政策体系效度对于农村电商这一新生事物和电商扶贫这一实践性很强的工作,重庆市政府及其相关职能部门非常重视听取第三方专家意见和基层反馈,不断修正完善电商扶贫政策。2016年,市政府针对重庆社会科学院农产品电商研究团队反映的地方小平台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及时调整优化电商扶贫支持政策,提高了财政支持资金的绩效(王胜,2016)。 根据基层反映,合理优化布局农村电商服务站点建设及其功能,既完成了农村电商服务站点全覆盖的任务,又避免了机械执行政策造成的扶贫资源低效浪费问题。(二)选准特色优势产业,多管齐下打造网货基地1 . 打造特色产业基地,夯实网货产品生产基础受自然禀赋制约,重庆山区农产品生产规模化程度普遍较低,往往产品“一推就火”“ 一卖就断”。针对这个问题,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市扶贫办聚力推进农村网货产品打造,提高农村产品的竞争力和触网能力。立足重庆山地特点,2018年重庆市农业部门因地制宜选准特色产业,围绕山地特色高效产业梳理出城口山地鸡、云阳面条、石柱莼菜等主打农产品115 个,创制新品种200 个,依托农村电商,帮助农户增收脱贫④。同时升级建设网货生产基地,加强对农产品生产基地的标准化、规模化改造,构建“大集群、小单元、冲单品”生产格局,规范基地内基础设施建设、疫病防控、投入品等各个环节,大力推广绿色生产,全覆盖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有机肥替代化肥、水肥一体化和蓄—沼—果、生草栽培、留树保鲜等生态种植技术。2 . 制定网货生产标准,建立产品质量追溯体系近年重庆市农业部门加强制定网货生产规范和具体操作标准、农产品认证及质量追溯体系建设力度,增加优质安全农产品供给。一是制定相关生产规范。抓住“生态、绿色”两个核心竞争力,制定网货生产规范和具体操作标准,积极宣传并引导农民树立市场法规观念,让农民和网店经营者理解、接受规范要求。2018年重庆市制定农业地方标准88项、总量达366 项。二是加强触网产品标准认证。以农业标准、检验检测、认证建设为重点,鼓励、指导符合条件的经营主体开展申报。2018年重庆全市拥有有效期内“三品一标”达4705个、重庆名牌农产品437 个。三是建设电商扶贫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重庆市已建成市级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管理平台,截至20186 月,全市37个涉农区县、645 个县乡级监管机构入驻平台,发展追溯点1598个。贫困区县也积极实施“主打农产品质量追溯全覆盖”工程,开展具有公共性、公益性的质量追溯项目,目前已经有不少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可追溯,如黔江苕粉、开州春橙、城口山地鸡等。- - 973 . 多方共同打造网货品牌,提高网货产品知名度针对产品品牌竞争力不强、品牌效应不高、缺少爆款品牌的问题,重庆市级各部门、区县政府、电商大平台等主体共同推进农产品网货品牌打造,提高网货产品竞争力。一是建设区域公共品牌。由市农委及商务委等部门组织,依托政府力量整合区域产品,形成共同品牌。重庆市委市政府于2017年借智浙江大学CARD 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的精心策划,深度挖掘巴渝农耕文化,汇集提炼各区县农产品特征,推出覆盖农业全产业、全品类的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巴味渝珍”;重庆市政府在征集专家意见后安排农业部门着力推动奉节、云阳、巫山、开州等4 个区县整合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柑橘品牌——“三峡柑橘”。二是与平台联手强化品牌塑造。采取京东自营、商家店铺及重庆特产馆联动等“组合拳”方式,把重庆贫困山区的品牌农产品放在京东等知名平台上进行集中展销、全面推介。2018年重庆市农委组织了贫困山区产品参与“百亿品牌农产品上京东行动”,奉节脐橙、巫山脆李销售额分别达3 . 8 亿元、1 . 2 亿元。三是支持鼓励贫困山区企业自发创建品牌。在各级政府对云阳县蜂谷美地生态养蜂有限公司进行项目扶持、贷款贴息等政策扶持下,该公司自创了系列知名品牌:“精灵子”“ 三峡白蜜”“ 蜂谷美橙”,其中,“三峡白蜜”于2016年获得国家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称号,成为全国第三个获此殊荣的蜂蜜类产品。多年来,公司已经通过品牌蜂蜜的销售助推约3000养蜂贫困户有效脱贫。典型案例:电商产业扶贫的奉节探索。重庆奉节县地处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境内山大坡陡沟深,山地面积占比88. 3 % 。三峡工程建设开始后,库区原本的重大投资建设停滞,奉节整个县城移民迁建,全县移民占三峡库区移民工作量的1 / 10。受益于天然独特的气候条件以及生态优势,奉节脐橙具有出众外型和独特风味,是全国著名的柑桔产区之一。近年来,奉节脐橙产业高质量发展,全县种植面积33. 5 万亩,年产量31. 5 万吨,综合产值25. 53亿元。奉节县立足生态资源优势,依托电商推动脐橙产业扶贫,让传统特色产业借助互联网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总结奉节以产业为核心开展电商扶贫的主要做法有:一是与电商平台企业合作迅速抢占消费互联网赛道。2014~ 2017年,大型电商平台阿里巴巴通过市场力量强势推动奉节脐橙与消费互联网结合,2015年奉节县与阿里巴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建立60个村淘点,当年“双十一”奉节脐橙一天预售额就超过700 万元。随后,天猫聚划算平台、农村淘宝“淘乡甜”品牌相继加入。阿里巴巴专业化电商营销和用户流量资源把奉节脐橙打造成为网络热销爆款。二是建设标准果园。奉节打造了一批高质量果园,并积极推广先进生态栽培技术、绿色防控方式,制定了奉节脐橙绿色生产技术规程。在县政府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体系、营商环境的建设基础上,阿里巴巴打造的重庆奉节脐橙标准化示范基地,实现农业生产的科技化、数字化,引入了测土配肥、水肥一体化、农业物联网和植保飞防技术,用大数据和信息化“武装”柑橘种植环节,让柑橘生产高效、低耗、可控、可溯源。三是全面实施品牌战略。奉节脐橙统一规划了品牌包装、LOGO ,坚持统一授权、包装、标识、监管;分级销售,畅通营销渠道,通过网络直播等方式全力提高奉节脐橙知名度。通过电商促扶贫、互联网减贫,奉节全县年度网销农产品突破4 . 5 亿元,带动贫困家庭户均增收6000元以上,位列中西部区县第一;已发展电子商务企业105 家,各类网店1800余个,淘宝店C 店达1600余家、微商突破10000 家;全县1 . 1 万户贫困户通过电商实现脱贫致富。2019年奉节县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 . 36% ,退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三)大力发展农村电商主体,带动贫困主体触网经营1 . 实施电商创业行动,催生电商市场主体重庆贫困山区缺乏在全国有影响力的电商龙头主体,根据2018年阿里平台抓取数据显示,本地售卖重庆农产品的店铺中活跃店铺占比仅为21. 4 %⑤。自建平台运行艰难,区县政府自建的区域性电商交易平台大多处于艰难运营和关停状态。针对重庆山区电商扶贫的市场主体呈现小散弱的状态,一方面重庆政府实施农村电商创业行动,引导返乡务工人员、大学生村官、农村青年、退伍军人等运用电子商务创业,壮大当地电商市场主体。通过创业人员的示范,广大农村群众纷纷参与电商发展,成为电商扶贫活跃分子。另一方面培育本土涉农平台,加快推动本土特色企业、产业入网转型。如2011年重庆菜园坝水果市场打造线上B 2 C 生鲜电商—“香满园”,将线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农业·农村·农民- - 98《管理世界》(月刊)2021年第2 期下实体销售市场和线上生鲜电商平台资源进行整合,助推农产品产地和批发商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2015年该平台交易额就达到10亿元,被《重庆日报》高度评价为传统农产品批发市场转型升级的标杆。各区县还鼓励有一定规模、影响的传统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发展线上业务,成为电商主体。如丰都县恒都农业集团是重庆市十大电商扶贫企业,通过实施“电商+ 基地+ 专业合作社+ 农户”模式,发展20~ 30头家庭牧场1200个,带动1万余农户养殖肉牛3 . 6 万头,其中建卡贫困户达1000余户,实现农户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2 . 完善电商服务体系,优化主体服务功能通过政府部门自建、引进大型平台建、企业建等多种方式,全面推进“县—乡(镇)—村”三级电商网点体系建设,提供网货上下行服务的主要载体。一是建设三级公共服务站点体系。截至2018年底,重庆市累计建成区县级农村电商公共服务中心23个、镇村电商服务站点6187个,形成县有中心、镇有站和村有点的电商公共服务格局。二是发挥区县公共服务中心在电商扶贫中的服务功能。各区县电商公共服务中心重点为本县电商发展提供集中办公、产品展示、仓储、人才培训等场所和服务,统筹全县电商资源。三是推动乡镇村级电商服务站点运营。政府结合实际情况对站点给予财政补助、宣传培训、信息对接等运营支持,推动电商服务站点发挥好扶贫作用。调查问卷数据显示⑥,91. 7 % 的受访者(包括贫困户、非贫困户、农业大户等)认为电商服务站点提供了良好服务。3 . 培训孵化电商人才,推进“智志”双扶针对贫困山区电商人才不足,培训适应性不高的问题,重庆市商务、农业、扶贫、人社、供销、妇联等多部门共同发力,开展了众多专项培训活动,以培训孵化促进电商人才成长。一是优先培训贫困个体电商能力。依托电商公共服务中心和互联网产业创业孵化园,电商企业与贫困乡镇实现对接帮扶,实现贫困户应培尽培,让贫困户掌握基本的电商知识,增强参与电商扶贫的意识和能力。二是加强培训电商技能专业人才。针对电商服务站人员、创业者、带头人开展电商基础技能、电商直播、市场分析等专题培训,提高区域个体创业就业能力水平。三是强化培训电商扶贫干部意识。培训乡镇街道基层干部,增强他们的电商知识,提升思想上对电商扶贫的重视,加强电商扶贫政策的掌握,以此促进了电商扶贫工作的推广落实。如秀山县引进了专业电商团队,采取“培训+ 孵化+ 培育”模式,启动人才培训计划,累计开展电商培训9300余人次,培养了电商精英500 余人、“淘宝客”371 人,形成了武陵山网商联盟的“种子团队”,同时还从当地村干部、“小能人”中分期特训267 名电商“村长”,带动近万农户“触电”交易。典型案例:电商推进志智双扶的香房村探索。赵家乡香房村位于重庆市武隆区西南部,地处武陵山与大娄山结合部的白马山山腰,距离武隆城区远,平均海拔1200米,处于“两山夹一沟”的地形之中。全村基础设施落后,人居环境差,男人外出、女人外嫁,近2100人的香房村只剩为数不多的老人和儿童常居村中,2014年贫困发生率为20. 4 % ,是全乡“后进村”和重庆市级贫困村。针对贫困农户脱贫信心不足、思路不活的问题,赵家乡党委改变传统扶贫模式,把党组织领导和党员干部示范带动作为抓手,以农村电商公共服务站点为纽带推进扶贫与扶志扶智的深度融合。赵家乡香房村农村电商扶贫在发展农村主体方面的主要做法有以下几点:一是发挥党员干部主力军作用。拥有农村电商发展经验的大学生村官张某从武隆区巷口镇来到赵家乡任乡党委组织委员,在她的领导推动下,香房村开始接触到电商。2017年香房村支部书记黄朝林投资20余万元打造“赵佳人”电商平台,并购买一台皮卡车,走村入户收购农副产品,打通农产品销售物流难的最后一公里。同时基层干部推动电商服务站点建设运营,在村干部的共同努力下,2019年成立了“寻味武隆·赵佳人土货铺”O 2 O 直营店并入驻重庆市主城都市区。二是构建知识技能培训体系。香房村党支部组织村“两委”班子和村民代表到贵州、成都、山西、厦门等地学习发展产业和农村电商扶贫经验,开阔视野,训练和提升电商能力。同时村里定期组织电商人才培训,实施技术指导。三是以电商服务站点双向联通生产端和市场端,提高扶贫精准性。赵家乡电商服务中心以产业为基础自主开发黑凤土鸡、蜂蜜、本土洞藏酒、农家苕粉等30余种电商产品,并通过农村电商对接小农户与大市场。同时电商服务中心根据市场需求信息逆向引导农户开展生产,电商服务中心负责回购并上网出售特- - 99色农产品,通过农村电商降低市场风险,实现农户稳定增收。2018年赵家乡电商服务中心销售额近60万元,带动周边31户贫困户户均增收900 余元。农村电商成为提振精气神的重要力量,贫困户摒弃了“等靠要”思想,全村团结起来发展经济,曾经的“后进村”成为“先进村”。自2017年起香房村连续多年获得全乡综合目标考核先进村、扶贫攻坚工作先进集体、综合治理先进集体等荣誉。截至2019年底,香房村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 . 64% 。(四)解决山区物流两个“一公里”难题,畅通网货进出通道1 . 建设农村电商物流体系,优化农村物流网络针对贫困山区快递物流服务水平与需求存在差距,部分地区快递末端下沉依然不够,少数较为偏远的地方快递投递频率低、速度慢的问题,重庆市商务、供销部门和邮政等多方发力,大力推进区县电商物流集散中心建设,依托镇村电商公共服务站点,形成农村快递物流网络。一是建设县级物流分拨中心。商务、供销、邮政等共同建设了区域性电商物流集散中心,截至20196 月,已实现贫困区县县级物流分拨中心100 % 覆盖。二是完善贫困地区乡镇快递物流服务点。依托乡镇电商公共服务站点、邮政服务站点等叠加产品集配、快递服务功能,形成上接县城、下连村的农村物流仓储、分拨及中转节点,实现乡镇快递全覆盖。三是健全行政村快递物流末端网点。依托代销店、村邮站、小卖店、超市等,建设村级快递服务网点,开展快件寄、收服务。2018年底,贫困区县已建成行政村快递物流末端网点2927个,绝大部分行政村都有物流服务点。2 . 整合优势资源,提高贫困山区物流组织水平针对快递物流资源统筹利用、高效整合不足的问题,一些区县试点开展了协同配送,通过整合各种优势资源,提升山区物流组织水平。一是优化原有县乡村三级物流线路,提高物流服务效率。如石柱县依托石柱邮政分公司整合县内“三通一达”快递物流企业,2018年底已开通5 条农村电商物流干线(最长的100 多公里),单日配送单程约2200公里。二是实施“定统”配送方式。到20194 月,武隆区依托恒弥物流有限公司完成整合6 家快递物流公司,围绕10个镇级区域物流中转站开通5 条物流配送专线(最长85公里),采取“四定三统”的方式(定点、定时、定线路、定车;统一运价、统一配送、统一补贴)统一将上行下行的物流快件配送乡村。三是推动快递业共享发展。针对部分地区快递量少、运输距离长、末端投递成本偏高的情况,引导交邮合作、快快合作、邮快合作等,促进资源共享。目前重庆贫困山区多数地区已经实现了“县—乡(镇)—村”配送时间1 天可达。3 . 发挥政府引导扶持作用,鼓励物流主体发展重庆市积极发挥政府引导扶持作用,改善贫困山区物流经营主体发展环境,强化政策扶持,鼓励电商相关主体经营发展。一是充分发挥邮政作用。当地政府与当地邮政对接,支持邮政提供山区物流服务。2018年底,重庆邮政企业已经初步实现市—区县邮路覆盖频次2 / 日,区县—乡镇邮路覆盖频次5 / 周,建制村配送频次3 / 周。二是支持物流快递企业参与当地寄递服务。鼓励顺丰、四通一达、菜鸟物流等快递企业在乡镇设点并与电商站点合作。2019年上半年,菜鸟物流已在奉节县100 多个村设置快递服务点,淘实惠承担了该县安坪镇三沱村的物流组织服务。三是给予快递物流企业资金、土地等政策支持。如城口县、巫山县对满足条件的快递物流服务经营主体一次性分别奖励(补助)20万元、50万元;酉阳县对用于乡村网货配送的物流车每台补贴4 万元。典型案例:电商物流协同扶贫的秀山探索。重庆秀山县地处武陵山腹地,渝鄂湘黔四省(市)结合部,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比重近60% ,是国务院2002年确定的国家扶贫攻坚工作重点县。秀山县政府高度重视农村电商扶贫,充分利用区位优势,建立县域农村电商平台和城乡配送物流体系,加快农村电商物流建设。在此期间,秀山县实现了农村电商物流的提质降本增效,同时推动工业品下行和农产品上行,更好服务“三农”发展和实现农户脱贫致富。秀山县在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取得了成功经验,形成了具有秀山特色的“电商扶贫”新路子。一是构建电商物流体系。秀山通过构建城乡配送、区域分拨、全国直达三级物流网络,形成了“T+1 ”、“1 +T”城乡双向物流模式,实现到达秀山的快递包裹1 天内进村入户,农产品1 天内收购进城并发往全国,有效破解了“农产品进城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农业·农村·农民- -100《管理世界》(月刊)2021年第2 期最初一公里、工业品下乡最后一公里”难题。二是政府主导建设武陵现代物流园。秀山县投资97亿元建设了武陵现代物流园区,园区建设了10个专业市场,通过打造“一园一馆六中心”,建立起物流快递、人才培养、农产品上行、电商平台和电商服务五大体系。据调研时介绍,园区聚集电商创业者400 多人、各类电商企业及网店1100多家,获得“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19年度优秀物流园区”称号。三是专门规划物流配送区域。秀山县在建设物流园区过程中,建设了电子商务快递分发中心,先后引导入驻以“顺丰”为代表的品牌快递物流企业83家,开通了秀山至周边地区的17条武陵物流专线,在周边4 个区县建成武陵生活馆分发中心站(点),已整合物流、生产、批发企业372 家。四是搭建物流信息共享平台。2018年村头科技公司自主研发了基于共享经济的城乡智慧物流平台“村哥货的”,与云智速递互为补充,集结社会车辆参与城乡配送,进一步完善城乡配送体系,降低农村电商物流成本。五是建设农村电商服务站点。秀山县构建了覆盖县域的农村电商服务网络,已建成农村电商乡村服务点300 多个、乡镇级农村电商服务中心4 个。秀山电商产业链覆盖全县70% 以上农户,近四年通过电商销售了价值28. 95亿元的农特产品,带动1万余贫困人口增收致富,让80% 的贫困户成为电商产品“供应商”,带动3500余名建卡贫困群众创业就业。2017年秀山县正式退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截至20205 月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 . 32% 。(五)构建稳定利益联结机制,确保红利惠及贫困农户1 . 强化主体帮扶能力,构建“五优先一对接”利益联结机制重庆贫困山区形成以主体服务为核心的电商扶贫利益联结机制,该机制实施主体包括所有农村电商扶贫主体,即政府、农业企业、电商服务站点、网商经纪人、贫困户等。该扶贫联结的核心方式是服务,形成了集贫困户优先纳入合作社、优先进入电商体系、优先采集产品信息、优先售卖相关产品、优先参与游客接待服务,对接贫困户电商培训、就业、创业、创新需求的“五优先一对接”利益联结机制,确保贫困户受益。调研发现,在“五优先一对接”基础上,区县充分发挥创造力,形成了以带动销售为主的“电商+ 贫困户”,以生产和销售一同带动的“电商+ 订单+ 贫困户”或“电商+ 企业(合作社)+ 基地+ 贫困户”,以土地、扶贫资金、财产等入股的“电商+企业(合作社)+ 贫困户股份”等多种操作模式。如石柱县农户以政府对主体建设财政补助资金为股金,运营公司以技术服务以及其他投入为股金,入股乡镇电商公共服务中心,按销售额和利润对农户及贫困户进行分红,中益乡开展首批40余户分红,户均增收600 余元,单户最高增收1980元。2 . 优化电商产业链,构建直、间、溢多重稳定帮扶机制针对多数贫困户参与电商扶贫的方式比较单一,利益联结机制不稳定、长效性不足,贫困户电商增值收益分配不高的问题,重庆一些农村电商产业发展较好、电商扶贫主体创新意识较强的乡村探索延伸电商产业链,产生了构建以参与产业链为核心的电商扶贫利益联结机制。该机制主要实现模式为“电商扶贫主体+ 产业+ 贫困户”,其核心方式是吸纳贫困户进入产业链,即通过订单生产(供货)进入、参与基地建设(生产)进入、通过企业招聘务工人员进入、通过土地或资金入股进入。贫困户电商扶贫利益分配形式为间接分配,包括按照订单生产后交货给订购人获益;在基地生产得到技术指导以及生产所得收益;企业务工收益;股本分红收益;网上销售产品减少到集镇销售产品的时间和成本、减少产品卖不出的损失以及获得高出当地市场价的溢价收入。由于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农村电商链条,贫困人群从中多维度获取收益,并且利益联结较为稳固。如丰都县恒都农业集团,该企业是重庆市十大电商扶贫企业,企业通过实施“电商+ 基地+ 专业合作社+ 农户”模式,发展20~ 30头家庭牧场1200个,带动1 万余农户养殖肉牛3 . 6 万头,其中建卡贫困户达1000余户,实现农户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典型案例:电商助力利益联结的泥溪探索。重庆云阳县是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国家级贫困县,其下辖泥溪镇属中山深丘地貌,森林覆盖率达66% ,耕地资源稀缺。2014年泥溪镇贫困发生率为12. 8 % 2017年被确定为重庆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近年来,泥溪镇立足优质生态资源,通过实地走访贫困户、反复与相关利益主体开会磋商,导入农村电商,推动享受政策红利与追求市场效率的共振、多维度多链条利益联接的生成、利益主体协调机制的构建,有效带- -101动当地群众就业和增收。泥溪镇依托区域资源禀赋培育特色产业,通过龙头企业、农业合作社、村集体公司、贫困户等以资金、技术、土地、人力等多种要素入股,将贫困户紧密联结进产业链、利益链,让贫困户从要素聚合中获得多重收益而脱贫。其主要做法:一是成立电商公司。首先,泥溪镇10个村(社区)由村委会独资注册成立具有法人资格的村集体公司,以市场化运作和公司化运营推动村集体独立、规范地开展经营活动和对外合作,提升政府扶贫资金绩效。接着,泥溪镇引入重庆彩云阳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村集体公司共同出资成立重庆食韵电子商务公司。其中,10个村集体公司各占5 . 1 % 、共占51% 的股份,信息技术公司占49% 的股份,按比例分红。食韵电商公司对泥溪本土农特产品实施电商化改造和专业化运营,解决农产品销售难题,并对贫困户的农产品优先、略高于市价实施收购。二是构建产业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依托“三变改革”,实现资金变股金、资源变股权、农民变股民。以财政资金投入作为村集体农业开发公司股金,农户以土地入股,全镇3 . 6 万亩土地资源变成资产,4857户农户变成股东。产业投产前,由村民参与产业管护并按每天50~ 80元支付报酬。在股金分配上,村集体公司占股50% ,农户以每亩土地入股占股50% 。农户加入村集体经济可以参与三次分红。经过发展,泥溪镇黑木耳、香菇产业基地不断壮大,仅2019年全镇就通过生产黑木耳50万段、香菇40万袋分别带动466 户、65户贫困户脱贫增收。同时在强利益联接下,电商公司实现可持续运营,2019年泥溪镇仅木耳销售就达500 万元。随着产业的发展,泥溪镇村民人均年收入由2016年的7000元升至2019年达12729 元,贫困发生率降至0 . 12% 。四、后2020时代深化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思考2020年中国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基本扫除农村绝对贫困。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电商扶贫是否还有继续提的必要?我们认为,即便脱贫攻坚取得了胜利,但也只是摆脱了绝对贫困。据估计,如果按照世界银行最新的贫困标准线,我国在每人每天支出5 . 5 美元的贫困标准下,截至2019年,贫困人口达2 . 238 亿人⑦。考虑到交通区位、地理环境、资源禀赋等因素对区域发展的制约,未来很长一段时期集中连片山区反贫困的任务仍然不轻。这也意味着,后2020年中国电商扶贫仍然大有用武之地。(一)后2020时代背景下电商扶贫面临的形势1 . 电商扶贫面临的机遇一是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多重政策利好。******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持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防止返贫,做到脱贫不脱责任、不脱政策、不脱帮扶、不脱监管。乡村振兴战略和脱贫攻坚可以为贫困山区带来资金、项目、技术和人才等领域的全方位支持,在一系列规划设计、扶持措施和利好政策的助力下,全面改善并升级山区贫困地区的电商发展环境。二是中国消费市场走向多元、个性、高端。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我国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转向多元、个性、高端消费,对农产品需求向小型化(购买量小)、优质化(高品质产品)、精细化(外形、颜色、味道)转变,小、特、优、鲜的山区农产品将在这过程中实现新的价值增值(张雯丽等,2016)。 在市场需求引导下,农村电商扶贫工作将由“运得出、卖得远、卖出好价钱”的推动方式,向农业产业互联网进行转变。三是新农人群体快速发展壮大。随着“互联网+ 农业”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扎根农业,新农人逐渐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新生力量,根据阿里研究院报告,2015年中国新农人的规模便已达百万级,且这一新型群体在如“多多大学”的大型平台培育方式推动下实现快速增长。这些知识型“新农人”走向农村后,进一步满足农村电商扶贫人才需求,他们研究市场、把握政策,积极创新生产、经营、销售方式,通过机械化生产、互联网销售、品牌化运营等措施将进一步推动农村电商扶贫发展。四是基层政府数字治理能力大幅提高。在国家农业农村政务信息系统工程建设过程中,基层政府数字治理体系和能力提高,数字化信息传播方式改变传统金字塔型信息传播方式,促使政府开展电商扶贫工作过程中能够实现扁平化管理,从而在推进电商扶贫工作过程中能够有效地与电商相关主体之间形成信息高效交互,为基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农业·农村·农民- -102《管理世界》(月刊)2021年第2 期层政府对农村电商扶贫工作的运行管理和科学决策提供支撑,推动农村电商扶贫工作向高效、精准转变。五是信息技术数据技术和生物技术融合变现。在当前大互联时代下“3 T ”技术的应用,加快农业向智慧农业、生物农业发展,推进农村电商扶贫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同时强化对弱势群体的精准识别与帮扶,特别是大数据技术在农业生产流通领域的利用能够进一步挖掘个体在参与互联网的过程中产生的数据信息,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扶贫工作更高效的工作目标。2 . 电商扶贫面临的挑战一是山地农产品属性制约流通。以小、散、乱分布呈现的山地本底属性和立体化山区气候特征,推动山地农产品“小、特、优、鲜”特点的形成,但也导致了农产品生产规模化困难(周滔等,2003),不利于应季农产品的批量供应。除此之外,山区本身的复杂地理环境和生鲜农产品对于冷链物流、仓储设施的流通需求,使分散的山区网销产品难以形成集聚,阻碍扶贫产品规模化入网流通。二是山区基础设施欠账仍然不少。由于地理环境、自然条件等多方面原因,山区相比平原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历史欠账多,农业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弱。山区坡耕地多,基本农田少;农业机械作业困难;多数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年久失修,破损严重,水资源匮乏问题突出;山区内部泥石流、滑坡等自然灾害现象频发,以道路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后期维护成本过高,政府难有资金进行长期维护运营(房桂芝、董礼刚,2010)。三是农村公共服务基础仍然薄弱。信息服务供给不足,部分以益农信息社和电商公共服务站点为主的信息服务站点运营困难。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亟待完善,由于山区内部生产要素集聚和信息传播水平受限,区域内部关于农业生产资料供给、生产技术供给和农产品粗加工服务供给等社会化服务水平较低。物流服务较差,山区物流企业真正下沉到村级终端成本过高,还远远不能“快递到家”,也存在农村快递效率不高的问题。四是网络零售市场监管难度较大。我国网络零售市场发展时间不长,经营者超前且专业,网络影响面宽、传播速度快。目前看来,网络市场监管难度大体现在:网络零售交易领域尚缺少专门法律法规,交易行为监管制度不健全,缺少专门的网络信息处理机构,监管力度与处罚力度也不够(何佳晓、王胜,2020);监管执法震慑不足,存在取证难、固证难的问题,导致很难有效查处。监管合力尚未形成,跨区域协同监管机制不完善,部门之间在联合检查协作、执法查处移送等方面需要加强。五是弱势群体利益实现可持续性差。2020年脱贫攻坚阶段的结束并非代表着绝对贫困问题的彻底消除,以行政力量主导的脱贫方式难以推动贫困个体实现可持续发展。一方面,以政府给钱给物的直接帮扶模式在行政力量的逐渐退出下,贫困个体难以获得可持续收入;另一方面,农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可能发生的自然风险和社会风险,尤其是局部市场中价格风险对新型农业经营组织和产业基地造成冲击,带动贫困个体的价值链在此冲击过程中容易断裂,扶贫利益联结难以得到保障。(二)后2020时代深化山区电商扶贫工作的基本路径1 . 因地制宜实施“电商+ ”战略,鼓励开展公私合作(PPP),推进集中连片山区特色产业基础高级化一是加快补齐山区基础设施短板。在交通方面,加快建成贫困地区外通内联、通村畅乡、客车到村、安全便捷的交通运输网络,实施窄路基路面农村公路合理加宽改造和危桥改造;在通信上,加强边远山区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延伸光纤宽带覆盖,扩大通讯基站建设,切实解决农村居民集中区通讯难题;在水利上,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大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农村水电扶贫等工程;在电力上,加大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投资力度,建成供电质量高、供电能力强、电能损耗低的新型村级电网。依托新基建建设,加快5 G 基站、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工程落地,推动农业农村数字化转型升级。二是合力打造高标准山地特色网货基地。针对企业主体参与农业产业发展制定降税、补贴等扶持政策,积极引进电商平台网络扶贫项目,与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建设线上线下互动融合的区域电商体系,打造一批如“淘乡甜”“ 拼拼庄园”“ 多多农园”等高标准产业基地,并利用电商平台数据资源,对农产品消费市场进行全面分析,通过电商平台发布信息,统一销售渠道,帮助电商从业者把产品推向市场。三是联手推进农产品采后粗加工处理和保鲜冷藏。依托电商平台的网货基地建设,加强平台企业、新型农- -103业合作社、物流企业等经营主体之间的合作,优化农产品采后处理技术,加强农产品采后粗加工流程,提高农产品仓储能力和附加价值。在冷链建设方面,鼓励物流企业和电商平台与政府共同出资,探索PPP 项目模式,多方联手共同参与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合作伙伴关系,实现产品流通过程中的利益共享与风险共担。四是加快涉农大数据采集、开放与利用。依托数字乡村发展机遇和国家农业自然资源大数据、重要农业种质资源大数据、农村集体资产大数据、农村宅基地大数据、农户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大数据平台建设,强化农业农村基础数据采集能力,构建当地基础数据资源体系。针对可开放资源,强化不同数据之间的碰撞交融,促进数据资源流通,打造一批农业互联网金融、农业信息服务平台等资源平台。除此之外,强化农业技术数据利用水平,借助现代新型信息技术的应用,打造农业数据汇聚治理和分析决策平台,大幅提高农业要素集聚、管护、仓储、流通等产业链与供应链中智能管理、安全监测预警与风险防控能力(阮俊虎等,2020)。五是夯实农村电商和数字农业的人才基础。依托新农人发展基础,改进农业农村职业教育,大力建设农业生产经营人才生态圈,构建适合高等教育人才、技术群体、经营人才、企业家等各类人才的分工体系和价值分配机制,培育新一代生产、流通、经营等环节的新型职业农民,优化农业分工。2 . 依托电商平台推进特色农产品产业链供应链管理的数字化、绿色化、智能化,提升集中连片山区特色产业的效益和竞争力一是鼓励发展具有区域竞争力的垂直类电商。聚焦产业链供应链堵点痛点,立足当地特色自然资源禀赋,放弃传统流量销售手段,充分发挥山地产品“小、特、优、鲜”优势,推动山区农业向细分领域发展,利用个性化、品牌化精准服务,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提高产品附加价值。具体来讲:一方面加强商品品类的垂直,整合农业产业链上下游资源,为消费者提供具有更多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是目标人群的垂直,挖掘特定人群的核心需求,进行品类的扩张,满足这类人群的综合购物需求。二是规范发展特色农产品逆向订制。依托电商平台的数据资源带来的供需之间信息不对称的消除,推动农产品特定消费群体与农产品特定生产单位之间直接达成农产品供求合同,打造特色农产品逆向订制农业生产经营模式。在模式构造的基础上,由平台主导,强化逆向定制流程规范,制定公平的合作协议或订单合同,并监督供需双方交易流程,保障交易双方的合法权益。政府部门针对此类交易模式出台相应法律法规,制定合理的惩处方案,对违约人员进行依法追责。三是建设线上线下一体、数字孪生的农产品市场体系。一方面,推动田头市场、批发市场、商超等传统农产品市场流通体系进行数字化改造,利用传统市场交易活动中数据资源承载终端和交换节点的数字化,推进“产、运、贮、销”一体化建设和“人、社、品、牌、创”的持续改造提升,彻底打通供应链、引导生产链、提升价值链,完善农产品电商生态系统,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生态圈(王胜、丁忠兵,2015)。 另一方面,针对线上大型经营主体,引导其进行新零售模式探索,利用线上服务优势,结合现代物流建设向线下实体店铺延伸。四是推进产业链、供应链上社会化服务的智能化集成与个性化供给。依托涉农基础数据,搭建农业社会化服务供应链大数据平台,推动农业产业链中农产品产前化肥、种子等要素供给服务,产中技术、农机服务,产后仓储服务以及供应链中冷链物流服务等农业社会化服务主体线上集聚。并通过大数据分析处理,高效传递生产经营主体需求,而农业社会化服务主体在接收到需求的基础上,调整自身生产(服务)状态,为生产经营主体提供个性化服务供给。3 . 借助电商平台监测数据,推进“四跟四走”强弱互助的利益联结机制稳固化一是优化弱势群体帮扶政策。利用扶贫资金和扶贫政策等弱势群体特殊“资源”优势,促进弱势群体与新型经营主体的结合。利用电商平台中的交易数据,构建合理的收益分成机制,推动弱势群体进行项目参与。二是加强普惠金融资金扶持。利用电商交易数据以及弱势群体帮扶机会,由政府提供担保,降低农村金融机构信贷风险的不可预测性,缓解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发展障碍,推动普惠金融的有效融入、扶持,促进产业项目发展,提高弱势群体的产业造血功能(高晓光,2015)。 三是脱贫人口的认证评估。针对脱贫工作开展,由政府扶贫部门和金融机构共同对脱贫人口展开认证追踪,利用2 ~ 3 年的持续关注,确保所构建的利益联结机制稳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农业·农村·农民- -104《管理世界》(月刊)2021年第2 期固高效,脱贫群体实现可持续脱贫。四是转变电商扶贫工作体系。利用脱贫个体的持续追踪信息,与其电商交易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利用电商交易数据对贫困个体识别的可行性,若数据识别可行,则转变传统进村入户的弱势群体识别工作机制,利用农户个体交易数据的集成,对其进行精准画像,通过对个体销售行为或采购行为分析,精准识别个体生活状态和生活水平。4 . 发挥多维监管合力,推动构建开放、公平、有序的网络交易市场秩序一是完善网络交易市场触网标准。完善电商行业相关政策,优化农产品触网销售标准,针对现有农村小作坊产品、无标签预包装农产品上行,应加强相关立法补充规定。二是构建合理的市场监管机制。政府发挥主导作用,整合不同平台、协会、银行等主体信用信息资源,构建线上线下经营主体信用一体化监管体系,针对同一主体在不同平台的信用行为进行监测评价,并由统一的市场监管部门对其进行信用认证,利用信用追踪、公示维护市场秩序。政府制定相关法律,制定数据分类、分级标准,为分级保护数据制定制度支撑。三是建立合理的市场主体惩罚机制。针对平台垄断行为,对个体数据权属问题进行认定,对于利用数据进行牟利的平台企业进行惩处;对于恶意打假问题进行定性,并制定核算标准,对于有恶意讹诈行为的主体进行信息监管,达到某一临界点时将其定义为具有恶意打假行为的行为人,进行相应惩处。(三)深化后2020时代电商扶贫的政策建议一是突出电商扶贫政策规划引导,统筹扶贫与乡村振兴衔接。遵循“脱贫不脱产业、脱贫不脱政策、脱贫不脱帮扶、脱贫不脱引导”的发展战略,以国家“十四五”规划为基准,高规格高质量编制农村电商发展“十四五”规划,并将其列入各级政府“十四五”规划体系中的重点专项。强化农村电商扶贫政策规划与乡村振兴规划、区域物流规划、区域产业规划等专项规划的统筹衔接。二是编制农村电商扶贫方案,加强部门统筹协调。坚持整体部署、重点突破、试点推进,尽快编制农村电商扶贫方案,明确相关部门具体职责,严格落实责任。主要包括:研究部署农村电商重点工作,审议决定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重大事项;协调解决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中遇到的重大问题;督促、检查基础政府有关农村电子商务工作推进及政策配套落实情况。项目化推进重点工作,以项目统筹涉及部门的相关工作,形成合力。三是加大电商帮扶财政支持力度,提升扶贫相关财政支出绩效。首先用好用足用活现有财政支持政策,整合各类涉农与涉电商资金,按照项目资金渠道、性质、用途不变的原则将项目整合安排,打捆使用资金,重点支持电商扶贫产品培育、主体提升、物流优化等薄弱环节的发展。其次针对后2020时代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新型电商人才培育和电商监管等项目的财政投入,应设立相应发展专项资金,推动电商帮扶工程快速推进。最后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对于已有项目资金投入开展涉农电商财政支出绩效专项评估,强力推进各有关部门涉农电商资金整合,制订资金使用负面清单;加强资金日常跟踪监督,做到专款专用;防止挪用、挤占、套取,防止资金浪费。四是针对偏远山区物流快递出台保护性条款,建立政府与物流企业共同分担、透明高效的奖补机制。鼓励传统农村商贸企业建设乡镇商贸中心和配送中心,发挥好邮政普遍服务的优势,发展第三方配送和共同配送,重点支持老少边穷地区物流设施建设,提高流通效率。五是优化特色产业发展扶持政策,开展产业互联网基地试点。依托农业农村大数据建设,核定农村个体土地、资金资源,统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入股核算标准和个体分红机制,加快推动如“三变”改革或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实现农村地区产业发展要素整合。建立农业产业互联网扶持专项资金,选取一批具有良好农村电商基础和产业基础的地区,进行试点工作,并建立严格考核评估机制,对试点成果进行考核评价,并针对其中表现良好的地区进行经验总结和推广。(作者单位:王胜,重庆工商大学、重庆社会科学院;屈阳、余娜,重庆工商大学;王琳、何佳晓,重庆社会科学院)注释①数据来源:《人民日报》,《 搭上信息网打开致富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大数据观察)》,20206 18日,http //paper.people.- -105com.cn/rmrb/html/ 2020- 06/ 18/nw.D 110000renmrb_ 20200618_ 1 - 07.htm ;《新京报》,《 国家邮政局:全国96. 6 % 的乡镇已建有快递网点》,20204 10日,https //www.sohu.com/a/ 386869772 _ 114988。②数据来源:赵春晓,人民网,《电商扶贫大有可为搭乘“数字快车”助推乡村振兴》,20207 18日,http //fashion.people.com.cn/n 1 / 2020/ 0718/c 1014- 31788420.html。③数据来源:《中国农村贫困监测报告》。④本文涉及的案例数据均由课题组2019年对14个深度贫困乡镇、重庆市农业部门、重庆市商务部门、重庆市扶贫部门、重庆市市场监管部门等进行调研获取。⑤数据由重庆市农村电商研究团队对线上平台的数据抓取,其中活跃店铺指年销售额大于12万元的店铺。⑥调研组在调研过后补充开展了共计1800份涉及重庆14个区县的18个深度贫困乡镇的电商扶贫农户获得感问卷调查。⑦根据2018年世行新制定的贫困标准,低收入国家贫困标准为每人支出购买力1 . 9 美元/ 天、中等偏下收入国家每人支出购买力3 . 2 美元/ 天、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每人支出购买力5 . 5 美元/ 天。2019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折合当年汇率为10276 美元,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收入标准3856~ 11905 美元),因此按5 . 5 美元/ 天计算。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东亚太平洋地区经济半年报》,2018年。参考文献(1)房桂芝、董礼刚:《农村基础设施管理存在问题的制度分析》,《 农村经济》,2010年第1 期。(2)高晓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脆弱性与可持续发展》,《 管理世界》,2015年第8 期。(3)何佳晓、王胜:《电商平台农产品经营主体信用评价指标体系构建研究》,《 征信》,2020年第8 期。(4)胡亚兰、鲍金红:《我国农村物流发展现状、商业保险模式与优化策略——基于供给侧改革视角的研究》,《 现代经济探讨》,2018年第12期。(5)昝梦莹、陈光、王征兵:《我国生鲜电商发展历程、现实困境与应对策略》,《 经济问题》,2020年第12期。(6)梁俊山、方严英:《我国互联网精准扶贫的现状、困境及出路——以龙驹镇农村淘宝为例》,《 电子政务》,2019年第1 期。(7)阮俊虎、刘天军、冯晓春、乔志伟、霍学喜、朱玉春、胡祥培:《数字农业运营管理:关键问题、理论方法与示范工程》,《 管理世界》,2020年第8 期。(8)王胜:《2016年重庆农产品电商产业发展研究报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9)王胜、丁忠兵:《农产品电商生态系统——个理论分析框架》,《 中国农村观察》,2015年第4 期。(10)王志国:《共同配送视阈下加快发展生鲜农产品冷链物流研究》,《 现代经济探讨》,2017年第1 期。(11)杨书焱:《我国农村电商扶贫机制与扶贫效果研究》,《 中州学刊》,2019年第9 期。(12)杨旭、李竣:《县域电商公共服务资源投入与治理体系》,《 改革》,2017年第5 期。(13)周滔、杨庆媛、刘筱非:《西南丘陵山区农村居民点整理:难点与对策》,《 中国土地科学》,2003年第5 期。(14)张雯丽、沈贵银、曹慧、徐雪高、王慧敏:《 “十三五”时期我国重要农产品消费趋势、影响与对策》,《 农业经济问题》,2016年第3 期。(上接第94页)2016年第5 期。(40)张维迎:《企业的企业家——企业理论》,上海三联出版社,1995年。(41)张维迎:《国有企业改革出路何在?》,《经济社会体制比较》,1996a 1 期。(42)张维迎:《所有制,治理结构及委托—代理关系:兼评崔之元和周其仁的一些观点》,《 经济研究》,1996b 9 期。(43)赵家如:《集体资产股权的形成、内涵及产权建设——以北京市农村社区股份合作制改革为例》,《 农业经济问题》,2014年第4 期。(44)赵新龙:《农村集体资产股份量化纠纷的司法实践研究——基于681 份裁判文书的整理》,《 农业经济问题》,2019年第5 期。(45)郑风田、赵淑芳:《 “农转居”过程中农村集体资产处置:问题与对策》,《 甘肃社会科学》,2005年第6 期。(46)郑立群、夏庆、吴育华:《股份有限公司剩余索取权分配机制及其公理化研究》,《 管理工程学报》,2004年第2 期。(47)钟桂荔、夏英:《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的关键问题——基于8 县(市、区)试点的调研观察》,《 农业经济问题》,2017年第8 期。(48AlchianA. A. & DemsetzH. 1975,“ProductionInformation Costs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 ”,IEEE Engineering Management ReviewVol. 32),pp. 21~ 41.49DemsetzH. 1967,“Towards a Theory of Property Rights”,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572),pp. 347 ~ 359 .50Grossman S. J. & HartO. D.1986,“The Costs and Benefits of Ownership: A Theory of Vertical and Lateral Integration”,The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Vol. 944),pp. 691 ~ 719 .51Jensen M. C. & Meckling W. H.1976,“Theory of the Firm: Management Behavior Agency Costs and Ownership Structure”,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Vol. 34),pp. 305 ~ 360 .52Jensen M. C.1999,“Agency Costs of Free Cash Flow Corporate Finance and Takeover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Vol. 762),pp. 323 ~ 329 .53EisenhardtK. M.1989,“Making Fast Strategic Decisions in High-Velocity Environments”,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Vol. 323),pp. 543 ~ 576 .54LangleyA. Smallman C. TsoukasH. & Van de Ven A. H.2013,“Process Studies of Change in Organization and Manage ment: Unveiling Temporality Activity and Flow”,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Vol. 561),pp. 1 ~ 13.��������������������������������������集中连片贫困山区电商扶贫的探索及启示农业·农村·农民- -106Exploration and Enlightenment of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inContiguous Poverty-Stricken Mountainous AreasTaking National-levelPoverty-stricken Districts and Counties in Qinling-Daba MountainousAreas and Wuling Mountainous Areas of Chongqing as an ExampleWang Shenga,b, Qu Yanga, Wang Linb, Yu Naa, He Jiaxiaoba. Chongqing Technology and Business University; b. Chongqing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Summary: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China's rural poverty alleviation has achieved great success. Bythe end of 2011, the rural poor population had been reduced to 122.38 million, and the poverty incidence haddropped to 12.7%. In2014,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egan to fully implement the strategy of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providing full coverage of E-commerce services sites in all villages in 14contiguous poverty-stricken areas,and providing comprehensive policy support. With the participation and support of E-commerce platform enterprises,logistics service enterprises, agricultural enterprises, rural leading planting and breeding households, farmers' professional cooperatives, online stores and thousands of rural poor households, E- 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hasachieved remarkable results and attracted much attention.With the continuous follow-up research on rural E-commerce in Chongqing since2015and the field survey ofnational-level poverty-stricken districts and counties in Qinling-Daba Mountainous areas and Wuling Mountainous areas of Chongqing from 2019to 2020, the research team selected one typical case from each of the four E-commercepoverty alleviation modes: product cultivation, main body transformation, service improvement and benefit couplingfor a comprehensive and in-depth analysis. The research showed that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has played apositive role in helping poverty-stricken mountainous areas to solve the sales difficulties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toraise the income of rural poor households, to improve the skills development of rural poor households, and to enhance the confidence of rural poor households in development. On this basis, the research team analyzed the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faced by China's rural E-commerce in the post-2020era, emphasized that it is still necessaryto carry out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in the post- 2020era, and put forward the basic path and policy suggestions for further deepening the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work in poverty-stricken mountainous areas, namely,to: highlight the planning and guidance of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policies, and coordinate the connection between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formulate plans for rural E- 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andstrengthen departmental planning and coordination; increase financial support for E- commerce assistance and improve the performance of fiscal expenditures related to poverty alleviation; introduce protective provisions for logisticsand express delivery services in remote mountainous areas, and establish a transparent and efficient reward and subsidy mechanism shar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logistics enterprises; improve policies to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industries with distinctive features, and carry out trials of industrial Internet bases.The innovation points of this paper are as follows: firstly, through the multi-scale and multi-dimensional analysis of the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practice, four basic modes and the basic steps of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in poverty-stricken mountainous areas are summarized, which provide theoretical guidance and replicable operation guide for deepening the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work; secondly, a series of important questions havebeen answered, such as whether the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in the post-2020era should persist, in which di rection it should develop and how to develop.Keywords: E-commerce poverty alleviation; Contiguous mountainous areas; Enlightment; CountermeasuresJEL Classification: F 306- - 8

[返回]

下一篇:随迁子女入学限制_儿童留守与城市劳动力供给_吴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