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一起赢论文辅导网
本站动态
联系我们

手机:15327302358
邮箱:peter.lyz@163.com

Q Q:
910330594  
微信paperwinner
工作时间:9:00-24:00

经济管理论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管理论文
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
来源:一起赢论文网     日期:2020-10-18     浏览数:20     【 字体:

 《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期摘要:本文通过将网络分析法应用于投入产出体系 ,将我国各省经济部门及部门间关系转化为宏观经济网络内的“节点”和“弧”,从区域间、经济部门间“层层传导”的传播视角分析了疫情的经济冲击路径。研究结果发现:( 1 )湖北省具有较强的“内向型”特征,疫情对湖北省内带来的经济冲击大于省外。( 2 )江苏、广东、浙江、山西、内蒙古、陕西等省区与湖北省的经济依存度较高,面临较为直接的经济冲击风险。( 3 )在经济恢复发展中应对上下游影响力较大、或处于核心战略位置、或自身稳定性不强的3 类行业给予特别关注,例如湖北省的农业、交通运输业和建筑业。结合疫情冲击路径特征,提出湖北省和相关省区经济恢复发展、通过改革激发新增长动能的政策建议。关键词:新冠肺炎疫情 投入产出 网络分析 冲击路径 新增长动能一、引言2020 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于湖北省并迅速向全国蔓延。国家采取坚决有效措施,在较短时间内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经济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经历了1 个多月前所未有的几乎停摆状态。目前国内经济正在逐步恢复,但国际疫情加剧,将会对我国经济带来另一波冲击。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提出,全球经济深度衰退已不可避免。国际疫情何时缓解,有很大不确定性。正如有关人士所说,全球疫情何时结束,不取决于疫情结束最快最早的国家,而是最差的国家。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并适应这样一个现实,即从常规增长模式转入相当长时期的“战疫增长模式”。这种增长模式的显著特点是,需要支付一个“战疫折扣成本”,就是说,总是要拿出部分资源去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经济难以开足马力运转,实现潜在增长率。这次经济大幅下滑,是由于意外的超级外部冲击,而非经济内部出了问题,如需求严重不足、杠杆率过高等。应对冲击的短期政策要聚焦于“恢复”、“ 救助”、“ 避险”。 恢复就是把中断了的供求重新连接,有人强调扩大需求,其实当务之急是恢复需求。救助是要帮助那些处境艰难、甚至日子过不下去的企业和个人,重点是中小微企业和低收入人群。避险是要防控经济中已有结构性矛盾可能引起的风险,重点是防止金融体系由于流动性紧张引发的停摆和混乱。与此同时,应着眼长远,立足于仍然较大的结构性潜能,通过实质性深化改革,加快形成中国经济增长的“新风口”。湖北是这次国内疫情的“震中”,经济受损程度最为严重,恢复振兴面临很大挑战。无论是湖北还是全国,疫后经济恢复和发展,都应着眼于国民经济相互关联的复杂结构,对疫情冲击作出细致准确的评估,进而制定并实施针对性强、切实管用的政策措施。当前的相关研究多采取对比“非典”疫情带来的冲击,或通过监测相关典型行业的高频数据及企业调研数据,以直接估计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投资、外贸、就业等重要指标或旅游业、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刘世锦 韩 阳 王大伟注:韩阳为本文通讯作者。- - 1DOI:10.19744/j.cnki.11-1235/f.2020.0066交通运输业等典型行业的影响(夏杰长、丰晓旭,2020;张夏恒,2020;沈国兵,2020;祝坤福等,2020)。 我国拥有34个省级行政区域,各省诸部门构成了一个高度密集的区域“宏观经济系统”,行业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联性。此次疫情爆发于省会城市武汉和湖北省,正是借助于这种系统内的省际间、行业间的联动关系,才形成对更大范围经济活动的直接和间接冲击。因此,很有必要从由点到面的传播视角对疫情冲击路径进行深入剖析。投入产出体系描绘了国民经济各部门间的平衡关系,第I 象限由中间投入和中间使用的交叉部分组成,水平方向上反映了某部门产品在各个部门间的分配,垂直方向上反映了某部门对各个部门产品的中间消耗(夏明、张红霞,2013)。 除此之外,投入产出体系还蕴含了丰富的行业结构信息,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哪些行业对其上下****业的冲击较大,哪些行业和行业间的联动会较大幅度影响经济系统的整体资源传输效率,哪些行业更易于将冲击传递给外界,经济政策应重点关注哪些领域等,提供很有现实意义的路径分析线索。然而,以直接消耗系数矩阵A 和通过里昂惕夫逆矩阵计算出的完全消耗系数矩阵B 为基础的经典投入产出分析框架,多专注于量化分析行业间的直接和间接关系,并未尝试从行业层面挖掘上述经济结构类线索。作为一个融合了图论、物理学、统计学等要素的新兴交叉领域,网络分析法通过分析构成网络的节点(Node)和节点间的边(Edge )或弧(Arc)的结构属性,可将复杂系统内“行动者”以及“行动者”之间的关系特征进行刻画,具体包括中心度、可聚类性、对称性、反身性、传递性等多个特征属性(沃瑟曼、福斯特,2018)。 同时由于网络分析法强大的泛化能力,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多种复杂系统,例如人际关系网络(沃瑟曼、福斯特,2018)、流行病传播网络(杰克逊,2019)、全球航运网络(Zhang and Zeng 2019)、国际秩序网络(Snyder andKick 1979)、石油运输网络(Liu et al. 2020)等。类似的,投入产出体系也是一个典型的网络系统,每个经济部门以及部门间的资源传输关系便是构成宏观经济网络的“节点”和“弧”,将网络分析法应用于投入产出体系,便可输出投入产出表内的结构信息。自SmithWhite1992)起,全球贸易网络便吸引了学界的较多关注。例如Schaffer-Smith等(2018)筛选出了1986~ 2013年间的全球大豆贸易网络结构中的重要成员国为巴西、中国和美国。肖伶俐和李敬(2019)研究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货物贸易格局结构特征。XuLiang2019)基于2009年世界投入产出表计算了世界41个主要经济体共计1435个经济部门的中心度、可聚类性等结构属性,发现中国的金属制品、石油精炼等部门的中心度较高,在国际贸易系统中有着重要的资源传输能力;同时,美国的公共管理和国防部门对于上****业的影响力较大,巨额的国防开支显著拉动了全球上****业的发展。类似的研究还包括Cerina 等(2015),他们的主要贡献在于以时间序列的方式将多张世界投入产出表排列,动态化地观察国际经济结构变动趋势。除此之外,还有多篇文献聚焦于国内各经济部门组成的经济网络,其中较为经典的当属 Acemoglu 等(2012)从网络结构角度研究了宏观经济波动,他们认为行业的不对称是经济危机的根源,因为看似来自边缘行业的微弱冲击完全有可能由于结构不对称而引起整个经济系统的大幅波动。该重要论断也被多项后续投入产出网络研究予以证实(Tsekeris2017Zhang2018Turco2019Contreras 2020)。 同时,由于SonisHew ings 1998)开创性地从数学推理的角度提供了将网络分析法应用于区域间投入产出表,以研究经济冲击通过网络系统进行区域间传播的新思路,部分学者也开始尝试从区域维度进行网络分析,例如李敬等(2014)运用网络分析法测度了中国区域经济增长的空间关联关系,并解构了关系背后的影响因素。综上,网络分析法已成为经济研究尤其是投入产出领域的一种新分析范式,尽管国内学者对此领域的关注度相对较低,在国际上已有丰富的研究成果。但不可否认的是,已有相关研究存在一定局限。首先,从图论角度来说,投入产出架构是一个典型的有值有向图,即行业间的产品传输既有方向、又有数量。但出于简化的目的,大多数研究将行业间关系表达为无向图或简单有向图,仅强调行业间是否有关联,而忽略了重要的数量信息。其次,多数研究关注行业间的邻接关系,即“直接距离”,也有部分文献借鉴了图论中“测地线距离”概念,强调行业间的“最短距离”。 但事实上,“ 直接距离”和“最短距离”均不一定能真实反映行业间的关系——看似没有直接联系的两个行业却有可能通过某个“中间行业”的串联而形成联动,在利用投入产出架构分析经济结构特征时,行业间的“最长路径”更具经济学价值。再次,由于网络系统中存在多种特征属性,例如中心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疫情影响与防控- - 2《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期度、可聚类性、对称性等,仅针对某一属性进行分析易于得出相对片面的结论。遗憾的是,国内外目前尚无相对综合的投入产出网络分析。最后,区域间投入产出表除了提供了行业间关系信息,还提供了宝贵的区域间关系信息,将网络分析法应用于区域间投入产出表可获得丰富的多维信息,但相关研究成果甚少。针对上述不足,本研究将网络分析法应用于中国省区市区域间投入产出表构建的有值有向图,并综合分析了中国省区市间及行业间的结构特征属性;通过对湖北省整体以及湖北省内经济部门的综合分析,从区域间、经济部门间“层层感染”的视角勾勒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经济冲击传播路径。本文第二部分构建了区域间投入产出架构的网络分析框架。第三、第四部分基于投入产出数据分别从区域和行业维度进行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实证分析。第五部分总结疫情冲击路径特征并提出政策建议。二、区域间投入产出架构的网络分析框架区域间投入产出表的第I 象限(即“中间投入—中间使用”矩阵)反映了区域部门间产品的消耗和分配关系,这种产品流动关系的集合便构成了“宏观经济网络”。 其中每个经济部门是该网络系统中的节点(Node),部门间的有向、有值关系便是构成网络的弧(Arc)。 由于兼具区域和行业维度的双重属性,本章从两个维度构建网络分析框架。(一)区域维度的结构特征刻画1 . 区域内经济互动密切度在网络分析法中,密度指图中实际存在的边(Edge )与可能存在的边的比例,即现有的边数L 占最大可能边数的比率,即:(1)其中,△指图的密度,L 指图中实际存在的边数,g 指图中的行动者个数。密度衡量了行动者之间的互动密切程度,取值范围为< 0 1> ,取值越大,则图内行动者间的整体关系越密切。同时,如果图G s 的点集是图G 点集的子集,且图G s 的边集是图G 边集的子集,则图G s 是图G 的子图。“ 宏观经济网络”是一个完整的图,每个区域内的部门集合便是该图内的子图。通过将子图密度应用于各区域,便可了解不同区域内各部门互动程度的差异。但传统的密度概念并未考虑行动者间关系的方向及强度,根据沃瑟曼和福斯特(2018)的建议,我们将有值有向子图密度定义为:(2)其中,指有值有向子图的密度, 指子图中实际存在的弧的强度之和,gs 指子图中的行动者个数。本文将通过式(2)计算我国区域内经济互动密切度,以明晰各省内经济部门的协同程度。2 . 区域间经济互动密切度除了区域内经济互动密切度,区域间经济互动密切度也具备重要分析价值。尤其是可通过该指标筛选出和湖北省经济依存度较高的省区市以明确冲击传播路径。但在相关文献中,关于子图间密度的论述较少,并均未同时考虑行业间关系的方向和强度(Tsekeris2017)。 因此,我们将有值有向图的区域间经济互动密切度定义为:(3)其中,指有值有向子图G i 和有值有向子图G j 之间的密度, 指从子图G i 中节点出发、以子图G j 中节点为终点的实际存在的弧的强度之和,gi gj 分别指子图G i G j 的行动者个数。3 . 内外活跃指数同时,我们定义了内外活跃指数,以全面反映各区域经济活动的“内向型”或“外向型”特征:△=Lg( g - 1) 2's=vsgs( gs- 1)'s vs'i j=vi jgigj'i j vi j- - 34)其中, 为区域s 的内外活跃指数, 指从子图G s 中节点出发、以子图外节点为终点的实际存在的弧的强度之和, 指子图G s 内实际存在的弧的强度之和。某区域的内外活跃指数越大,说明该区域的经济发展越依赖于和其他区域间经济部门的互动,即该区域经济的“外向型”程度越高;反之,则说明该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为区域内经济部门联动。(二)行业维度的结构特征刻画1 . 上下游紧密度在生产过程中,行业间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上下游关系,若区域内某行业受到外部冲击,其影响力会通过该行业的上下游联动路径进一步扩散(Sonis and Hewings 1998Acemoglu et al.2012)。 同时,由于行业属性的差异,不同行业即使受到同等量级的冲击,其对于上下****业的影响力也有所不同。在网络分析法中,节点的“入度”和“出度”分别计算了邻接至和邻接自某节点的其他节点数,可在一定程度上衡量该节点和其他节点的“上下游关系”。 然而,“ 邻接”的行业间直接关系未必反映真实关系,同时“入度”和“出度”未将关系强度考虑在内,我们需要重新描述相对真实的行业关系,并在此基础上定义行业的上游和下游紧密度。首先,投入产出架构中的行业间消耗与分配关系符合网络分析法中的传递性特征,即如果行业i 是行业j的供应方,行业j 是行业k 的供应方,则行业i 也是行业k 的供应方。但在邻接关系中,行业i 却不一定和行业k相关;并且,即使行业i 和行业k 存在直接关系,从行业间真实拉动的角度来说,这条直接路径也未必是两个行业间拉动力度最强的关系路径(Xu and Liang 2019)。 也就是说,我们在评价行业间关系时不能仅关注直接连接,还要将通过“中间行业”形成的非直接连接考虑在内。同时,传统的投入产出架构包括了行业自循环现象(self-loop ),但考虑到本文研究目标是某行业和其他行业的冲击传播路径,我们认为行业间关系不存在反身性。因此,令A 为直接消耗系数矩阵,我们需在不考虑行业自循环的基础上搜寻行业i 和行业j 之间包括直接消耗和间接消耗等多条路径在内的“最强关系路径”,用以重塑行业间关系。式(5)即表达了上述最强关系:(5)通过数学转换,上式相当于:(6)然后,我们可利用Dijkstra算法对式(6)进行求解,计算出不同行业间的最强关系路径,并通过汇总得到最强路径矩阵Q 。同时利用最强路径矩阵Q 中的元素q ij j 行业总产出x j 的乘积计算出j 行业通过最强路径对i行业的实际拉动量w ij ,并通过汇总得到最强拉动矩阵W 。接下来,我们基于最强拉动矩阵W 将下游紧密度和上游紧密度定义为:(7)(8)其中,I i 为行业i 作为起点通过最强路径实际邻接的行业数量,J j 为行业j 作为终点通过最强路径实际邻接的行业数量,w ij 为行业j 通过最强路径对行业i 的实际拉动量,g 为行业总数。式(7)(或式(8))取值越大,说明该行业与其下游(或上游)行业的紧密度越高,越有能力对下游(或上游)行业产生快速且显著的内在影响。E I I nde xs=vex t er n a ls-vi n t er n a lsvi n t er n a lsE I I nde xs vex t er n a lsvi n t er n a lsM a x i k1k2≠ ……≠ jai k1ak1k2……akmjM i n(l o g (1ai k1) + l o g (1ak1k2) + ……+ l o g (1akmj) )C l o s e ne s sd o wn s t r ea mi=j = 1wi jIiIi( g - 1)C l o s e ne s su p s t r ea mj=i = 1wi jJjJj( g - 1)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疫情影响与防控- - 4《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2 . 中心度根据网络分析相关理论,两个不相邻的行动者之间的相互作用依赖于“其他行动者”,这些“其他行动者”潜在地在某种程度上控制着这两个不相邻行动者的相互作用。如果一个行动者能在系统中控制较多资源,同时能活跃地充当“经纪人”,那么该行动者便在网络中处于中心地位(沃瑟曼、福斯特,2018)。由于最短路径和直接路径无法准确反映投入产出框架内的行业间关系,我们借鉴XuLiang2019)的处理方法,基于最强路径矩阵Q 重新定义行业中心度:(9)与行业中心度相似,我们也可基于最强路径矩阵Q 通过计算行业间路径关系的中心度探测出宏观经济网络中资源传输能力较强的关键路径:(103 . 行业对称性对称性是有向关系对的另一特征。如果对于行业i 和行业j 来说,当且仅当存在R ij(行业i 直接提供产品给行业j)时也存在R ji(行业j 直接为行业i 提供产品),则i j 之间存在一定对称性。在宏观经济网络系统中,对称性对于系统整体的稳定性有着重要意义,多项研究均发现行业结构的不对称是经济波动的根源(Acemogluet al.2012Contreras 2020)。学界对于行业对称性的测算方法研究较少,且大多数并未考虑关系强度(Zhang2018)。 在此,我们基于行业对称性的概念提出对称系数Si 的衡量方法:(11)其中,k i 为和行业i 有邻接关系的行业数量,若行业i 和行业j 存在双向关系——即双方互为供给方和需求方,则Minv ij v ji )表示该双向关系中较弱的产品流强度,Maxv ij v ji )表示较强的产品流强度。在对称系数Si 的计算中,分母衡量行业i 和邻接行业之间的最大潜在双向关系对,分子衡量具备双向关系的行业i 和其他邻接行业之间的实际对称程度。对称系数Si 的取值范围为<0 1> ,取值越大说明该行业的对称性越强。4 . 行业集聚倾向在网络系统中,行动者之间存在复杂的直接或间接关系,行动较为一致的行动者之间存在较强的集聚性,有相互聚集融合的倾向(Leonidov and Serebryannikova2019)。 在经济结构分析中,对行业的集聚倾向进行测算有助于了解该行业对系统内其他行业的同向引领作用。Fagiolo 2007)借助于物理结构分析法将网络系统拆分为若干个三元图结构(见图1),针对有值有向图内节点提出了较为科学的集聚倾向计算法。本文借鉴Fagiolo 集聚系数对行业集聚倾向予以量化,首先需对投入产出表的“中间投入—中间使用矩阵Z ”归一化处理为矩阵Z':(12)接下来,分别计算行业i 4 种结构实际强度:(13)(14)(15B e t w e e nne s si= s = 1 , s it = 1 , t ixtqs tB e t w e e nne s si j=s = 1t = 1xtqs tSi=( M i n( vi j, vj i) / M ax( vi j, vj i))ki1 有值有向三元图的4 种结构z'i j=zi jM axi , j = 1 , ……, n( zi j)cAi=j ik i , jz '13i kz '13k jz '13j icBi=j ik i , jz '13i kz '13j kz '13j icCi=j ik i , jz '13j iz '13j kz '13k i- - 516)其中,、、、分别表示行业i A 类、B 类、C 类、D 类结构实际强度,z'ij 为矩阵Z'中的对应元素。下一步,计算行业i 4 种结构潜在最强强度:(17)(18)(19)(20)其中,、、、分别表示行业i A 类、B 类、C 类、D 类结构潜在最强强度,为行业i 的入度,为行业i 的出度,为和行业i 存在双向关系的邻接行业数量。最后,式(21)综合衡量了行业i 对其他行业的潜在带动程度,即集聚倾向:(21)三、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的区域维度分析我们主要分析全国各省区市的经济发展特征,筛选出和湖北省经济依存度较高的省区市,从区域维度明确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传播路径并展现都市圈、城市群的高度协同作用。(一)数据来源本研究需要使用能反映中国省际间各部门经济联动的投入产出表,较为权威的为刘卫东等(2018)编制的“中国201231省区市区域间投入产出表”,以及Mi等(2018)编制的“China Multi-Regional Input-OutputMRIO Table in2012”。 两者均反映了中国2012年省际经济部门的相关平衡关系,但前者包含全国31省区市的42部门,后者包含30省区市的30部门(将房地产、金融等10余个服务类部门统一合并为“other services ”单部门)。 考虑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于服务业的直接冲击较为明显,有必要尽量细化服务业分类,因此本文选取刘卫东等(2018)编制的中国201231省区市区域间投入产出表作为相关数据来源。(二)省内经济互动密切度通过式(2)可计算出我国31省区市内的经济互动密切度,以明晰各省内经济部门间的协同程度(见表1)。江苏、山东、广东、浙江、河南等传统经济强省的省内经济互动密切度较高,居于全国31省区市的前5 名。湖北省的省内经济互动密切度排名为第9 位,总体来说省内部门经济生产互动程度较高,也反映出武汉都市圈、长江中游城市群内的高度协同作用。若湖北省内经济部门受到疫情冲击,会显著削弱全省、乃至以武汉为中心的长江中游城市群内的综合生产能力。(三)省间经济互动密切度类似于省内经济互动密切度,我们利用式(3)测算出省间经济部门之间的互动密切程度。表2 展示了从湖北省内部门出发、以其他省内部门为终点的“省间密度”,以衡量湖北省对其余省区市的经济依存度。表3展示了从其他省内部门出发、以湖北省内部门为终点的“省间密度”,以衡量其余省区市对湖北省的经济依存度。通过综合对比,湖北对江苏、广东、浙江、山东的经济依存度较高,分别在全国31省间共计930 组关系中排名第78、第209 、第262 、第263 名;而山西、内蒙古、陕西对湖北省的经济依存度较高,分别在全国31省间930 组关系对中排名第125 、第201 、第214 名。这cDi=j ik i , jz '13i jz '13j kz '13i kcAicBicCicDiCAi= di nido u ti- diCBi= di nido u ti- diCCi= di ni(di ni- 1)CDi= do u ti(do u ti- 1)CAiCBiCCiCDidi nido u tidiC*i=cAi+ cBi+ cCi+ cDiCAi+ CBi+ CCi+ CDi省份江苏山东广东浙江河南辽宁河北四川湖北上海湖南密切度392591386918316491234574217577199478182707159430129159125103124275国内排名1234567891011省份福建安徽北京江西内蒙古天津陕西吉林山西广西黑龙江密切度1196821121061033498418379673775287572871175666916218058206国内排名1213141516171819202122省份重庆云南甘肃新疆贵州宁夏海南青海西藏密切度45656439563526334092304621284611924111311690国内排名2324252627282930311 省内经济互动密切度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疫情影响与防控- - 6《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期意味着湖北省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将会以更大幅度波及至上述省区。从空间角度看,中国当前城市化进程的突出特点是人口特别是年轻人口向一线城市、几大经济圈和内地若干中心城市集聚,形成了若干个成规模的都市圈、城市群。上述省间关系也反映出长江中游城市群和长三角、珠三角、呼包鄂榆城市群之间密切的经济依赖关系,区域间协同效应显著。(四)内外活跃指数同时,我们还可结合省内及省间经济互动密切度,利用式(4)计算全国各个省区市的经济活动内外活跃指数,以综合评价各省经济生产的“内向型”或“外向型”特征(见表4)。西藏、海南、宁夏、内蒙古、新疆等省区的经济活动内外活跃指数位居全国前列,说明经济活动较多依赖于和其他省区市经济部门的互动。而湖北省的经济活动内外活跃系数排名全国 29名,仅高于四川和北京,说明湖北省的经济对外依存度相对偏低,经济发展更多依赖于省内经济部门协同,新冠肺炎疫情对湖北省内经济带来的影响程度将大于省外。四、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的行业维度分析本节我们从行业维度分析全国31省共1302个经济部门组成的“宏观经济网络”的系统结构,并以湖北省42部门作为重点多维度地模拟出新冠肺炎疫情通过高度密集的“部门间联动网络”向外蔓延的潜在路径。(一)湖北省经济结构概况湖北省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其现价GDP 的国内占比逐年上升,2018年达到4.57% 。三大产业中,湖北省的第一产业实力强劲,全国比重稳定在5.7% 左右;第二产业发展迅猛,已由2004年的3.1% 升至2018年的4.8% ;第三产业相对平稳,但住宿和餐饮业的比重上升较快(见图2)。(二)上下游紧密度上文已论证,行业间的直接路径和最短路径皆不能客观反映行业间的真实关系,相比之下,“最强路径”在关系描述中更具优势。因此,我们首先将中国201231省区市区域间投入产出表的第I 象限经过式(5)至式(6)的转换,并通过Di jkstra 算法求得最强路径矩阵 Q 以及最强拉动矩阵W 。基于最强拉动矩阵 W ,我们利用式(7)和式(8)分别计算出湖北省42行业对于下游和上****业的潜在影响力,结果如表5 、表6 所示。湖北省的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化学产品、食品和烟草、非金属矿物制品、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等部门的下游紧密度在全国1302个部门中排名靠前,与下****业的紧密程度较高。以交通运输业为代表的湖北部门受到疫情冲击后对省内外下****业的直接影响较大。湖北省的建筑、食品和烟草、交通运输设备、省份江苏广东浙江山东安徽河南上海辽宁福建江西湖南依存度3110169813691352116911611153783751749732国内排名78209262263304308315424444446455省份北京陕西重庆河北吉林天津山西四川广西云南黑龙江依存度714628577487388380363362359353335国内排名467506532587652658666667668671681省份内蒙古新疆甘肃贵州海南宁夏西藏青海依存度3102772312011881114440国内排名6967277557777848338828892 湖北省对他省经济依存度省份山西内蒙古陕西山东广东江苏河北北京河南安徽上海依存度246917631679165715801381131211341120933911国内排名125201214220225259275324328370383省份浙江新疆辽宁黑龙江天津湖南江西福建四川甘肃贵州依存度906754753729679563506488486404402国内排名385439443457483538579585588642643省份重庆广西云南宁夏吉林海南青海西藏依存度38438237129227823015317国内排名6546576617137267568069103 他省对湖北省经济依存度省份西藏海南山西宁夏内蒙古新疆黑龙江陕西天津贵州青海内外指数0.420.340.290.290.280.270.260.250.220.210.21国内排名1234567891011省份甘肃云南上海重庆河北广西安徽吉林河南江西湖南内外指数0.200.190.190.190.170.160.160.140.130.130.11国内排名1213141516171819202122省份江苏辽宁广东山东福建浙江湖北四川北京内外指数0.110.100.100.090.090.090.080.07- 0.36国内排名2324252627282930314 经济活动内外活跃指数- - 7化学产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等部门的上游紧密度在全国1302个部门中排名靠前,与上****业的紧密程度较高。以建筑、食品烟草、交通运输设备为代表的湖北部门受到疫情冲击后对上****业的直接影响较大。(三)行业中心度基于网络分析法中的“中心度”概念,我们可基于最强路径矩阵Q 利用式(9)计算出各行业的中心度,以衡量该经济部门在经济系统网络中所承担的资源传输功能。该指标可在一定程度上识别出宏观经济系统中位行业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化学产品食品和烟草非金属矿物制品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金融租赁和商务服务批发和零售金属矿采选产品紧密度224191782416758130031197411819112849591799777977390国内排名6797106143161165173213255257266行业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纺织品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电气机械和器材住宿和餐饮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建筑金属制品通用设备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紧密度66516444506447404513430140143928339231292850国内排名293301360375393411428432467494522行业专用设备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其他制造产品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品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木材加工品和家具房地产交通运输设备教育紧密度2243210016771659154015231500145613351169954国内排名580595639642654656659666685713755行业煤炭采选产品废品废料文化、体育和娱乐燃气生产和供应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服务仪器仪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水的生产和供应卫生和社会工作紧密度91974366236431426720717649国内排名76281583594897810081043106111795 湖北省各行业下游紧密度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湖北省统计局、Wind。图2 湖北省重点产业及行业GDP 的全国占比湖北:GDP湖北:GDP :第一产业湖北:GDP :第二产业湖北:GDP :第二产业:工业湖北:GDP :第二产业:建筑业湖北:GDP :第三产业湖北:GDP :第三产业:交通运输、仓储及邮电通信业湖北:GDP :第三产业:批发和零售业湖北:GDP :第三产业:住宿和餐饮业湖北:GDP :第三产业:金融业湖北:GDP :第三产业:房地产业201120122013201420152016201720187.00%6.00%5.00%4.00%3.00%2.00%1.00%0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疫情影响与防控- - 8《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期于核心战略位置的行业。湖北省的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非金属矿物制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食品和烟草、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石油加工、化学产品等部门在宏观经济系统中的中心度排名位于前10% ,在资源传输方面对系统的重要性较高(见表7)。 上述行业多为第一、第二产业中的基础行业,并非疫情中受损最重的部分服务类行业,但正是这些相对低调的行业为宏观经济运转提供了必要原材料并处于资源传输的核心战略位置,是经济系统中的支柱,实际重要性远高于在GDP 份额中的表现。若未能从疫情中及时恢复,会对湖北省和全国经济系统正常运行造成相当大的内在影响,而这一点在短期和表面上容易被忽略,有关政府机构和企业应有足够重视。这与Daly1995)提出、Cahen-Fourot 等(2020)论证的经济系统“倒金字塔”行业结构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四)路径中心度除了行业中心度,我们还可将行业间关系作为分析对象,利用式(10)计算每条路径的中心度,以反映该路径在经济系统网络所承担的资源传输功能。该指标可在一定程度上辨识出位于宏观经济系统中核心位置的表6 湖北省各行业上游紧密度行业建筑食品和烟草交通运输设备化学产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非金属矿物制品纺织品电气机械和器材紧密度34702205161470912612115201104096929412900952165191国内排名1974120147164172197201209347351行业金属制品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批发和零售租赁和商务服务住宿和餐饮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通用设备金融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卫生和社会工作专用设备紧密度50425028489647374319408231422975294228042786国内排名357358366372393406491514520538539行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金属矿采选产品教育木材加工品和家具房地产其他制造产品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紧密度27302401238222362233214220321725894845826国内排名544585590615616633645688851864873行业文化、体育和娱乐煤炭采选产品燃气生产和供应仪器仪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品废品废料水的生产和供应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服务紧密度814407403360343281198158133国内排名875993997101310201052110311311148行业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非金属矿物制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食品和烟草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化学产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住宿和餐饮纺织品建筑中心度72356125395344841934286036419975436343143183252909126284262826190732438853国内排名4259739195114133147152168182行业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金属制品租赁和商务服务电气机械和器材金属矿采选产品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金融批发和零售专用设备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中心度2266051629520162682145647130531950582859373852743550209540474457619国内排名192239241253263320342345415422447行业木材加工品和家具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交通运输设备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品其他制造产品煤炭采选产品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燃气生产和供应废品废料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中心度4372543389122805222116617143968188179462278536313902737620国内排名455490547552602672693726753785791行业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服务通用设备仪器仪表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水的生产和供应房地产教育中心度260059238629948964827100590439714国内排名83891793995495610491055109311707 湖北省各行业中心度- - 9行业间路径。在621643组行业间路径中,与湖北省行业相关且中心度排名靠前的路径均为湖北省内部门之间的路径,这也印证了上文关于湖北省的经济活动主要依赖于省内部门互动的判断(见表8)。 同时,在具体部门间互动关系中,“ 湖北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湖北省食品和烟草”、“ 湖北省非金属矿物制品—湖北省建筑”的路径中心度非常高,在宏观经济系统62万余条路径中的排名达到前30位,表现突出的仍然是第一、第二产业的基础行业间路径,进一步凸显了基础行业在复工复产进程中的重要性。(五)行业对称性和集聚倾向行业对称性从行业间双向关系出发,反映了在整体经济结构中,相邻行业间的供需稳定性;集聚倾向则反映了行业对系统内相近行业的同向带动能力。若将二者对比分析,可更加系统地评判行业结构稳定性。在对称性和集聚倾向形成的4 个象限中,应重点关注对称性强且集聚倾向较低的行业和对称性差但集聚倾向较高的行业,前者与其他行业的双向关系较为平衡,不易于和其他部门产生“同向行动”,综合来看,这些行业受到疫情冲击后对于整个经济系统造成的影响相对可控;相反,后者由于拥有较强的“煽动性”,易于将行业冲击扩散至周边行业,再加上自身不对称地充当经济系统的单一生产者或消费者,受损后会严重影响整体结构,冲击系数较高。为了了解在疫情冲击下湖北省行业间的稳定性差异,以便明确政策关注重点,本节对全国共计1302个经济部门分别计算对称系数(式(11))及集聚系数(式(21)),并进行对比分析(见表9)。 结果显示,湖北省居民服务、水利环境公共设施管理、水的生产和供应等部门的对称性在国内总计1302个部门中排名较前,行业间平衡度较好,同时其集聚系数在省内42个部门中排名靠后,不易于和其他部门产生“同向行动”。 综合来看,这些行业受到疫情冲击后对于整个经济系统造成的影响相对可控。相反,建筑、金属冶炼、金属制品、交通运输等行业的对称性较差,同时还有着较高的集聚倾向,易于将所受冲击传递给其他部门,还可能对整个经济系统供需结构造成较大影响,这是经济恢复中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五、疫情冲击路径特征与应对政策建议我国经济正在由高速转向中速,经济结构和增长动能发生重要变化,同时这次疫情冲击与以往经济下滑特点不同,短期应对政策应关注3 个问题。第一,经济恢复既取决于疫情持续时间,也与生产能力受损程度相关。如果疫情持续时间不长,生产能力受损有限,疫情过后可出现V 型反弹;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较长,或生产表8 湖北省相关行业路径中心度(部分)行业间路径“湖北—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 湖北—食品和烟草”“湖北—非金属矿物制品”,“ 湖北—建筑”“湖北—食品和烟草”,“ 湖北—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湖北—金属矿采选产品”,“ 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 湖北—建筑”“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 湖北—交通运输设备”“湖北—食品和烟草”,“ 湖北—住宿和餐饮”“湖北—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 湖北—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湖北—金融”,“ 湖北—建筑”“湖北—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 湖北—纺织品”“湖北—纺织品”,“ 湖北—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湖北—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 湖北—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湖北—食品和烟草”,“ 湖北—化学产品”“湖北—化学产品”,“ 湖北—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湖北—租赁和商务服务”,“ 湖北—批发和零售”中心度20187078146065857607902733877268270996726966530641448254044147288407906137029663420613324520431716333024282国内排名1128117124143146202234285291325354386402424行业间路径“湖北—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 湖北—非金属矿物制品”“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 湖北—金属制品”“湖北—化学产品”,“ 湖北—交通运输设备”“湖北—租赁和商务服务”,“ 湖北—建筑”“湖北—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 湖北—建筑”“湖北—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 湖北—化学产品”“湖北—化学产品”,“ 湖北—卫生和社会工作”“湖北—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 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 湖北—电气机械和器材”“湖北—化学产品”,“ 湖北—纺织品”“湖北—批发和零售”,“ 湖北—建筑”“湖北—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 湖北—建筑”“湖北—化学产品”,“ 湖北—建筑”“湖北—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 湖北—通用设备”“湖北—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 湖北—非金属矿物制品”中心度298669628794322829915272091326707702449997233817022946372192378215981818560001825145181061417158161675640国内排名427450460489504557588599634651768789795848883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疫情影响与防控- - 10《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期能力受损严重,反弹就不那么容易。除了尽快控制住疫情之外,尽可能减轻生产能力受损,保护生产力,是短期政策的重点。第二,稳增长首先是稳消费,重点也是稳消费。以往遇到经济下滑,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花钱搞投资,特别是搞基建投资,这与当时的增长阶段和经济结构有关。2008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实行4 万亿刺激计划,当年支出法GDP 增量中,投资所占比重为62.8% ,消费比重为42.5% 。到了2019年,支出法GDP 增量中,投资比重已经降为17.2% ,消费比重则上升到66.9% ,居民消费比重为49.5% 。这组数据表明,现阶段要稳增长,首先和重点是稳消费,尤其是居民消费。这个大头稳不住,经济整体就稳不住。相关的一个政策措施是给低收入人群直接补贴。这种补贴有助于稳消费、稳增长,缩小收入差距,保护和提升低收入人群的人力资本,部分补贴将转化为企业收入和政府财政收入。第三,不同地区经济结构不同,受冲击和恢复的程度、时间不同,应对政策不能一刀切,要有适度的差异化,但前提是对地区、行业间相互关联集群复杂性有必要了解,这正是本文试图研究的主要问题。结合本文以上部分所讨论的疫情冲击路径特征,提出若干政策建议:(1)湖北省偏向于“内向型”经济特征,其经济发展更依赖于省内各部门间的互动,疫情对湖北省内带来的经济影响大于省外。经济恢复要立足于省内,国家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对湖北省提供更多支持,重点救助受冲击严重的中小微企业,救助方式可包括减免企业税费、定向提供贷款、房租补贴、工资补贴、利息补贴等。对省内疫情严重地区的低收入人群发放不低于一个月收入水平的无限制消费券或直接货币补贴。(2)湖北省对江苏省、广东省、浙江省、山东省的经济依存度较高,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陕西省对湖北省的经济依存度较高。上述省区面临直接且较大的经济冲击风险,有关政府机构在本地经济恢复过程中,对受冲击严重的地区、行业和企业应给予特别关注,在救助资源安排上给予必要倾向。(3)湖北省的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化学产品、食品和烟草、非金属矿物制品、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等经济部门的下游紧密度较高;建筑、食品和烟草、交通运输设备、化学产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交通运输等经济部门的上游紧密度较高。这些行业在疫情冲击下对于省内外上下****业的直接影响较大,尤其是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交通运输业同时存在较强的上下游影响力,并在全国同行业GDP 中占比较大,应在复工复产过程中给予优先保障。(4)湖北省的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非金属矿物制品、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食品和烟草、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石油加工、化学产品等部门在全国宏观经济系统中的中心度排名靠前。上述行业多为第一、第二产业中的基础行业,并非疫情中受损最重的服务类行业,但这些行业在经济系统内处于传输资源的核心战略位置,若未能及时恢复,会对湖北省和全国经济系行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化学产品食品和烟草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水的生产和供应租赁和商务服务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通用设备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品纺织品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批发和零售仪器仪表文化、体育和娱乐金融金属矿采选产品燃气生产和供应木材加工品和家具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对称系数0.250.250.240.230.220.220.220.210.210.210.210.200.200.190.190.190.190.190.190.190.19国内排名97102128225263339366397425480481489537623650687706710720723727集聚系数5.6E-075.3E-063.6E-064.7E-072.0E-072.9E-061.3E-061.3E-061.3E-065.0E-072.1E-061.6E-063.6E-064.0E-075.9E-071.9E-062.4E-061.4E-078.8E-073.4E-067.9E-07省内排名34253741102022213615184403316124226628行业交通运输设备教育电气机械和器材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煤炭采选产品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服务房地产卫生和社会工作专用设备金属制品其他制造产品住宿和餐饮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废品废料非金属矿物制品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建筑对称系数0.180.180.180.180.180.180.180.170.170.160.160.160.150.150.140.140.120.110.110.060.05国内排名7377527537938078418549459469719721030108010931110113511721196119712531259集聚系数2.8E-067.8E-071.5E-061.1E-067.9E-063.3E-065.2E-074.1E-077.9E-077.6E-071.0E-063.1E-064.2E-071.7E-062.4E-064.1E-066.1E-072.1E-068.6E-071.1E-063.2E-06省内排名11301923173539293125938171333214272489 湖北省相关行业对称系数和集聚系数排名- - 11统正常运行带来相当大影响,而这一点在短期和表面上容易被忽略,有关政府机构和企业应有足够重视。(5)由于具有高对称性和低集聚倾向,湖北省居民服务、水利环境公共设施管理、水的生产和供应等部门对经济系统的冲击相对可控。相反,建筑、金属冶炼、金属制品、交通运输等行业的对称性较差、集聚倾向较高,易于将所受冲击传递给相关行业和企业,还可能引起整个经济系统供需结构的不稳定,这也是恢复和稳定经济中需要关注的。当然,如果这些行业恢复得快,对整个经济回升有较强的带动作用。即使经济恢复较好,仍会留下一个增长硬缺口。与短期政策相配套的中长期政策,要聚焦于激发新增长动能。今后5~ 10年,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发展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大的结构性潜能。所谓都市圈,在空间形态上,就是在一小时通勤圈,或已有核心城市周边50~ 70公里左右范围内(不同地理环境有较大弹性),发展起一批小镇或若干小城,相互连接后形成新的城市网络体系。从增长动能角度看,小镇小城要新建改建大量居民住宅、公共基础设施,小镇小城之间要用轨道交通等连接,产业聚集的小镇小城也要有新的产业投资,这些不仅可以带动消费,也可带动大量投资。初步估算,今后10年,都市圈建设每年能够为全国经济增长提供至少0.5~ 1 个百分点的增长动能,不仅为应对疫情冲击,更是为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中速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都市圈建设潜力巨大,但面临着诸多思想观念、体制机制政策方面的阻力与约束。近期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核心是促进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和市场化配置。这个文件对解决都市圈建设面临的诸多体制机制政策问题,可以说恰逢其时,切中要害。这也再次说明,实质性深化改革是最好的刺激政策。以武汉为中心的都市圈和长江中游城市群,区位优势、产业优势、科技优势、人才优势突出,发展潜能和空间很大。建议以落实中央文件为契机,争取使武汉成为都市圈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推出以要素市场化改革推动都市圈建设的一揽子改革发展计划,要点包括加快制定都市圈建设规划,并尽早公布,起到提振信心、稳定预期的作用;开工建设一批前期准备充分的都市圈轨道交通、通信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制定规划,并着手分期建设主要面向外来人口特别是农村进城人口的安居房工程;推动农地入市、宅基地流转,选择若干小镇,开展核心城市老龄人口下乡养老社区建设试点;调整户籍政策和其他人口流动管理政策,为外来人口在都市圈小镇小城安居乐业、就业创业营造有利环境等。通过加快这些方面的改革和发展,不仅可为湖北经济恢复和持续增长提供动能,也可先行一步,积极探索,取得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对全国都市圈、城市群高质量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作者单位:刘世锦,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韩阳,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王大伟,北京腾景大数据应用科技研究院。责任编辑:李逸飞)参考文献(1)杰克逊:《人类网络》,北京中信出版社,2019年。(2)李敬、陈澍、万广华、付陈梅:《中国区域经济增长的空间关联及其解释——基于网络分析方法》,《 经济研究》,2014年第11期。(3)刘卫东、唐志鹏、韩梦瑶等:《2012年中国31省区市区域间投入产出表》,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8年。(4)沈国兵:《“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外贸和就业的冲击及纾困举措》,《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报》,2020年第2 期。(5)沃瑟曼、福斯特:《社会网络分析:方法与应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6)夏杰长、丰晓旭:《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与对策》,《 中国流通经济》,2020年第3 期。(7)夏明、张红霞:《投入产出分析——理论、方法与数据》,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8)肖伶俐、李敬:《网络分析视角下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贸易竞争与贸易互补关系研究》,《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6 期。(9)张夏恒:《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中小微企业的影响及应对》,《 中国流通经济》,2020年第3 期。(10)祝坤福、高翔、杨翠红、汪寿阳:《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生产体系的冲击和我国产业链加速外移的风险分析》,《 中国科学院院刊》,2020年第3 期。(11Acemoglu D. CarvalhoV. M.OzdaglarA. and Tahbaz-Salehi A. 2012,“ The Network Origins of Aggregate Fluctuations”,Econometrica Vol.80pp.1977~ 2016.12Cahen-Fourot L. Campiglio E. DawkinsE. GodinA. and Kemp-BenedictE. 2020,“ Looking for Inverted Pyramid An Applica tion Using Input-Output Networks ”,Ecological Economics Vol.169 pp.1~ 13.13 Cerina F. Zhu Z. Chessa A. and RiccaboniM.2015 ,“ World Input-Output Network”,PloS ONEVol.10 pp.1~21 .(下转第51 页)基于投入产出架构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路径分析与应对政策疫情影响与防控- - 12《管理世界》(月刊)2020年第5 期(上接第12页)(14Contreras M. G. A. 2020,“ Detecting Diffusion Properties of Sectors in the Mexican Economy 2012”,Investigación Económica Vol.79pp.110~ 136.15Daly H. E.1995,“ Consumption and WelfareTwo Views of Value Added”,Review of Social EconomyVol.53pp.451~ 473.16Fagiolo G. 2007,“ Clustering in Complex Directed Networks ”,Physical Review EVol.76pp.1~ 8.17Leonidov A. and SerebryannikovaE. 2019,“ Dynamical Topology of Highly Aggregated Input-Output Networks”,Physica AVol.518 pp.234~ 252.18LiuL. CaoZ. LiuX. ShiL. ChengS. and LiuG. 2020,“ Oil Security RevisitedAn Assessment Based on Complex NetworkAnalysis”,Energy Vol.194 pp.1~ 13.19MiZ. MengJ. ZhengH. Shan Y. WeiY. M. and Guan D. 2018,“ A Multi-Regional Input-Output Table Mapping ChinasEconomic Outputs and Interdependencies in 2012”,Scientific Data Vol.155 pp.1~ 12.20Schaffer-SmithD. TomschaS. A.JarvisK. J. MaguireD. Y.Treglia M. l. and LiuJ. 2018,“ Network Analysis as a Tool forQuantifying the Dynamics of Metacoupled SystemsAn Example Using Global Soybean Trade ”,Ecology and SocietyVol.23pp.31~ 56.21SmithD. A. and WhiteD. R.1992,“ Structure and Dynamics of the Global EconomyNetwork Analysis of International Trade1965- 1980”,Social ForcesVol.70pp.857~ 893.22Snyder D. and KickE. 1979,“ Structural Position in the World System and Economic Growth1955~ 1970A Multiple-NetworkAnalysis of Transnational Interactions”,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Vol.84pp.1096~ 1126.23SonisM. and HewingsG. J. D.1998,“ Economic Complexity as Network ComplicationMultiregional Input-Output Structural PathAnalysis”,The Annals of Regional Science Vol.32pp.407~ 436.24TsekerisT. 2017,“ Network Analysis of Inter-Sectoral Relationships and Key Sectors in Greek Economy”,Journal of Economic In teraction & Coordination Vol.12pp.413~ 435.25TurcoA. L.MaggioniD. and ZazzaroA. 2019,“ Financial Dependence and GrowthThe Role of Input-Output Linkages ”,Journal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Vol.162 pp.308~ 328.26XuM. and LiangS. 2019,“ Input-Output Networks Offer New Insights of Economic Structure ”,Physica A Vol.527 pp.1~ 13.27ZhangM.2018,“ Sectoral Risk Research about Input-Output Structure of the United States”,Physica A Vol.491 pp.199~ 208.28ZhangQ. and ZengQ. 2019,“ Analyzing the Shipping Network of the Maritime Silk RoadMSR Based on a Complex Network”,Journal of Coastal ResearchVol.98pp.344~ 349.18BarroR. J. 1991,“ Economic Growth in a Cross Section of Countries”,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Vol.106 pp.407~ 443.19Bosker E. M. and GarretsenH. 2010,“ Trade Costs Market Access and Economic Geography Why the Empirical Specification ofTrade Costs Matters”,in BergeijkP. A. G. and BrakmanS. The Gravity Model in International Trade: Advances and ApplicationsCambridgeUniversity PressCambridgepp.193~ 223.20BranstetterL. G.2001,“ Are Knowledge Spillovers International or Intranational in ScopeMicroeconometric Evidence from the U.S. and Japan”,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Vol.53pp.53~ 79.21BruecknerJ. K. and Kim H. A.2001,“ Land Markets in the Harris-Todaro Modela New Factor Equilibrating Rural-urban Migration ”,Journal of Regional ScienceVol.41pp.507~ 520.22Buzard K. Carlino G. A.Hunt R. M.Carr J. K. and Smith T. E.2020,“ Localized Knowledge Spillovers Evidence from the Spatial Clustering of R&D Labs and Patent Citations”,Regional Science and Urban Economics Vol.81pp.1~ 20.23CaiF. 2018,“ Essential Conditions for Chinas Growth in Its Course of Reform ”,China Economist Vol.131),pp.2~ 21.24DonaldsonD. and HornbeckR. 2016,“ Railroads and American Economic GrowthAMarket Access Approach ”,Quarterly Jour nal of Economics Vol.1312),pp.799~ 858.25FleisherB. M. and Chen J. 1997,“ The Coast-noncoast Income GapProductivity and Regional Economic Policy in China ”,Jour 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Vol.25pp.220~ 236.26HarrisJ. R. and Todaro M. P.1970,“ Migration Unemployment and DevelopmentA Two-sector Analysi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60pp.126~ 142.27KuoC. C. and YangC. H.2008,“ Knowledge Capital and Spillover on Regional Economic GrowthEvidence from China ”,ChinaEconomic Review Vol.19pp.594~ 604.28LucasR. E. Jr.1998,“ On the Mechanic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Vol.22pp.3~ 42.29MartinP. 1999,“ Public PoliciesRegional Inequalities and Growth”,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Vol.73pp.85~ 105.30Meijers E. J. Burger M. J. and Hoogerbrugge M. M.2016,“ Borrowing Size in Networks of CitiesCity Size Network Connectivityand Metropolitan Functions in Europe ”,Papers in Regional Science Vol.951),pp.181~ 198.31RomerP. M.1986,“ Increasing Return and Long-Run Growth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94pp.1002~ 1037.�������������������������������������- - 51An Impact Path Analysis of COVID-19Outbreak in China and Policy ResponseLiu Shijina,b, Han Yangband Wang Daweica. China Development Research Foundation, Beijing, China; b.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HarbinInstitute of Technology, Shenzhen, China; c. TJD Research Institute, Beijing, China SummaryIn early 2020, COVID- 19epidemic broke out in Hubei province and spread rapidly to the wholecountry. China has taken resolute and effective measures to basically control the epidemic in a short period of time.But there is still with great uncertainty about when the internationalepidemic will ease. For China, there are34provin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s which constitute a highly intensive regional macroeconomic system. The post-epidem ic economic recovery and development should make a detailed and accurate assessment of the impact path of the epidemic, and then formulate and implement targeted and practical policies and measures based on the complex structure of the national economy,As a new interdisciplinary field integrating graph theory, physics, statistics and other elements, network analysismethod focuses onactorsand their relationships in complex system by analyzing the structural attributes of nodesand edges or arcs between them, including centrality, clustering, symmetry,reflexivity, transitivity and so on. The input-output framework is a typical network system and contains rich information of industrial structurewhich providesa very meaningful path analysis clue for the impact of the epidemic. Applying the network analysis method to the input-output framework, the structural information behind the input-output table can be investigated.However, it is undeniable that there are some limitations in existing researches of network analysis. First of all,input-output framework is a typical weighted directed graph but most researches simplify the interindustrial relationships by ignoring the important numerical information. Secondly, most studies focus on the adjacency between industries, i.e., the direct distance , and others emphasize theshortest distance between industries. But in fact, neitherdirect distancenorshortest distance can truly reflect the interindustrial relationships. Thirdly, there are many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twork system, but unfortunately, there is no relatively comprehensive input-output networkanalysis. Lastly, the interregional input-output table not only provides the interindustrial relationship information, butalso provides the valuable interregional relationship information. Applying the network analysis method to the interregional input-output table can obtain rich multi-dimensional information.But the relevant researches are not abundant.In view of the above shortcomings, this paper applies the network analysis method to the interregional input-outputtable in China, and comprehensively analyzes the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attributes of regions and industries. Throughthe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the whole Hubei Province and the economic departments in Hubei Provinc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mpact path is outlin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mmunication. The results show that: 1The internal-oriented development feature of Hubei Province indicates that the economic impact of the epidemic on Hubei Provinceis relatively large.2Provinces like Jiangsu, Guangdong, Zhejiang, Shanxi and Inner Mongolia face greater risk of directeconomic shock because of high economic interdependency with Hubei Province.3Special attention should be paidto industries with great influence to their upstream or downstream industries, in strategic positions of macroeconomicnetwork system, or with strong instability, like agriculture, transportation and construction in Hubei Province.At this stage, China still has enough structural potential. The medium and long-term policies should focus onthe release of new growth momentum. Wuhan as the center of the metropolitan area and the Yangtze River city cluster, has large potential offurther development. It is suggested that a package of reform and development plans shouldbe put forward to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metropolitan area through the market-oriented reform of factors.KeywordsCOVID-19epidemic; input-output; network analysis; impact path; new growth momentumJEL Classification F 0, F4- - I

[返回]

下一篇:构建新时代两型工程管理 理论与实践体系